上天麟山看城墙

2019-12-25 09:58:29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汪道涵

城墙,是一座城市切入肌骨的深刻记忆。无论是属于此地的居民,还是远道而来的行客,总是无可避免的要行走墙里墙外,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城墙应该是外来者认知一方地域最直接的途径。

出于一点个人的兴趣,我开始寻访延平城墙残存在这座城市中的痕迹,天麟山绝对算是此行中的重要一站。

天麟山古称龙山。地方志书记载,宋末元初民族英雄文天祥曾在此修筑城墙抗击元军。在一个初夏时节,我再次登上天麟山,凭高远眺,今日的天麟山上佳木成荫,遮蔽了视野,再也无法找到古时登上山顶城墙那般可俯瞰全城历历在目的景致了。天麟山绝对是南平城墙中走势最险峻的一段,两侧山林间都分布有城墙遗迹,穿行山间的人们可以在这里轻易发现布满青苔的城砖与残垣。山的东侧是明翠阁后山凤冠岩区域,在晚清明翠阁的老照片上,高耸的城墙清晰可见,可再看上世纪初的照片,城墙早已不见踪迹。我不禁猜想在这段时间里,明翠阁后、天麟山上城墙的遭遇,是毁于战火,还是被拆下成为某些工程的用石,又或是成了百姓屋舍的搭建材料?

至今在明翠阁后山的紫霞洞附近草丛中,还可以看到不少或完整或残破的城砖。我对着遍地落叶枯黄,内心充满疑问,是否工人就是通过山坡将城砖滚下,所以草丛中才会留下那些痕迹。一切都没有回答。

天麟山的山林主体已成了福建林业职业技术学院的植物园,有一条林职院修筑的山路蜿蜒在山脊之上,部分路段两旁散落着部分的城砖。观察山路走向,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条山路大体顺着城墙走势,说不定铺路的基石也是就地取材,倘若如此也算是因地制宜了。

站在天麟山顶,虽然视线并不开阔,但是这不妨碍我浮想联翩。曾几何时,延平城墙就是在天麟山上统管全局,而后分成两支各沿城内与滨江将全城包围,守护一方。

只有延寿门勉强算是“幸免于难”,城门被拆除后向上游迁移了三十米,然后抬高到现在的位置上复建。

至于城内方向的城墙走势则自天麟山绕城北蜿蜒而下,经过黄金山来到北门岭——至今北门岭还留存着一大段城墙的遗迹,混杂在岭上鳞次栉比的民房之中。

其实说北门岭是城墙遗址并不很准确,曾经有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我,这段城墙很早就倒塌荒芜,上世纪70年代这里一带全是荒岭杂草,看不出有城墙的痕迹。后来发生火灾,灾民被安置在岭上,有老人说这里曾经是城墙所在,正好就着只留下大面积夯土的墙基动土建房,随后大家在土下挖出大量城砖,外形完好,就用来造了房子。这些砖石有的成了房基路基,或者民房的一部分墙面,也有拿来垫物品的,还有不少散砖闲置房前屋后、路面街头。

据居民回忆,当时出土了不少带有铭文的城砖,有人觉得好看,就洗干净搬回家收藏,还有不少铭文城砖虽然没有被砌入房屋中,却也只是堆叠在柴火间或者墙角之下,风雨侵蚀,以致上面的石刻已磨灭不清。随着时间流逝,一些原本完好的城砖因为无人关注,渐渐损坏与遗失,令人十分遗憾。

岭下八一路沿线还散落着不少城墙残段,最典型的应该要数因修建文体路人行天桥而暴露在市民面前的那段城墙了。更有趣的是,对比民国地图,这段呈纵向剖开的城墙断面,其实是北门城门的门洞部分。我一时间产生了大胆的设想,将来的某天说不定可以在这里原址重建一个曾经延平的大北门?

回过神来,天已迟暮,下山的途中想到也是某次夏日黄昏,我倚立江畔仰望高大的延寿门。夕阳没入地平线后,暮色笼罩大地,城墙就在这赤红天际发出的橙黄光线下晦暗难明,恍如一个解甲归田的迟暮老者,虽然喘不动气了,却仍有一份气势峥嵘,卓尔不群地挺起腰板向世人彰显它的存在。

城墙的消亡,似乎是现代化过程中所有旧事物面对的无可奈何且难以避免的命运的一个缩影。不管如何,我衷心希望着这些城墙遗迹能在这里一直存在下去,留给后人吊唁山城历史的地方,不要再让它们消失在古迹遗存本就寥寥无几的延平街头。

[责任编辑:陈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