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未来看现实——读《地球无应答》

2019-07-16 11:00:08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吴建琼

王诺诺,是谁?书封折页上这样写着:剑桥大学硕士、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寥寥数字,便知其是一位“跨界”作家。

这个时代,“跨界”成为一种趋势,当然,这其中就包括文学与其他领域的融合,“跨界”作家蔚然成风。既有从医疗领域到文学创作的作家冯唐,也有从文学到NBA球评员的作家唐诺……他们在不同的身份之中游刃有余地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并经一番“物理化学反应”后,往往收获惊喜而使其作品有别于平庸。

回归到这本书《地球无应答》,书中内容由“一趟地铁”“一个睡前故事”“一杯咖啡”“一个下午”四个章节、九篇小说组成,每个章节中的小说各有特色,或“硬核”科幻,或温暖感人,或有点“未来新闻通讯”之感。但这其中,我最喜欢的一篇,不是同名的《地球无应答》,而是《风雪夜归人》。

从星舰驾驶员之死,逐步揭开一个个谜团,几百年前的地球拓荒者,在类地新星球上重建文明,以一批批拓荒者接力的方式完成未竟的事业。然而,文明的传承与传播中,随着一批批拓荒同伴的死去,关于当初为什么而出发的记忆也逐渐模糊。“在地球上的时候,我仰望星空,我是真真切切地想去征服它们,可是到了星舰上,我又渴望安定的土壤……”一处是参与建设的新星球,一处是诞生的地方,都有过见证、留下痕迹,但这对他们而言,回家意味着什么?“他乡”与“故乡”该怎么定义?这,是不是像极了当下城乡二元发展中城市“年轻新客”遭遇的困境——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村。

很多时候,我们所理解的科幻,是基于一定科学理论的幻想,是置身未来看现实,让时间和空间合伙变魔术。就像这部经典的作品——创作于20世纪初的《海底两万里》,书中那条“大鱼”,那些令当时人们惊叹不已的技术,现在都慢慢成为了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

但在这本书中,一篇名为《春天来临的方式》的故事有些特殊,它是立足未来写过去,不像“硬核”科幻,而是有点浪漫主义的奇幻作品,探讨着一个关于“爱是什么?”的宏大主题。故事的主角,乘鱼向北而去,转动地轴,把春天带回,过程中,有熟悉的庄生奇幻想象,有《山海经》里的神话传说,降雨、织云、播种、洋流……万物遵循其规律向死而生,当我们正确认识和对待死亡时,才更好地理解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人生的信仰与追求,有陶潜“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之豁达,但却无其中的悲观,恰是庄子生死哲学对我们的启发。

当然,这本书中也有俗套的关于机器人伦理、数据时代隐私保护、基因修改等方面的叙事与探讨,它们像是科幻故事里必须出现的要素,牛皮糖一样粘着。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