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木育种研究的“痴狂人”

2020-08-31 09:28:49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汤文娟

28日,头顶草帽,手拿表格,蹲在杉木矮化树种试验林前,叶代全没有理会汗水已经滴到了表格上,他指着眼前的杉木,“这可是我们林场的‘宝贝’!”

这位视杉木为“宝贝”的人,今年45岁,是福建省洋口国有林场科技科科长,在洋口林场工作25年,22年都在从事杉木育种研究和成果推广应用相关工作,是实实在在的杉木育种研究“痴狂人”。

2018年以来,叶代全带领科研团队深入我国各个杉木丰产区,开展杉木全分布区种质资源调查与收集工作。

叶代全永远也忘不了2018年11月7日这天。17时左右,他的杉木种质资源调查与收集工作队伍驱车行驶在被誉为“天梯高速”的四川雅西高速上。“上高速时天空还是一片晴朗,到干海子和铁寨子双螺旋隧道附近时,麻烦来了:暴风雪、高海拔、堵车……寒冷的冬夜裹挟着各种不安。”叶代全说,手机被冻到开不了机,雪越飘越大,就连四川当地林科院经常跑这条高速的老师都说,“从没见过雅西下过如此大的雪”,能不能安全走出去,谁的心里都没数。

车辆在大雪天缓慢前行,1个小时、2个小时、3个小时……路终于通了,驶出高速时四下漆黑一片,车灯显得特别亮。惊魂未定,叶代全用好不容易开了机的手机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通过最危险地带,亲人们放心……”

后怕吗?这位四十来岁的汉子坚定地说:“怕,但不后悔,因为收获大于苦难。”

2019年3月27日,在湖北恩施州建始县官店镇找寻到胸径650厘米的“杉木王”之后,叶代全团队没有停下探寻的脚步,继续在大山里颠簸了近4个小时,驱车前往恩施州白果乡金龙坝村。路遇塌方,五六个人咬着牙搬开路上的滚石,而身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我们团队第一辆车通过时,左侧的轮子几乎是悬着的,接触地面的车胎只有几公分,车辆通过的时候,被车轮轧过的碎石不断滚落悬崖。”叶代全说,“很惊险,心是悬着过的。”

结局是好的,那天他们找到了恩施州的古杉木群落,31株,胸径在60-100厘米,树龄都在300年以上,大家兴奋不已。

从鄂西到鄂东再到鄂南,从恩施州建始县到黄冈市罗田县再到阳新县,1000多公里,11天里,叶代全的团队踏过山山水水,苦乐相伴的经历,让叶代全难以忘怀。

12月的黔东南,气温逼近0摄氏度。这天,凄风冷雨,深山锁雾,能见度不到10米。前一天崴了脚的叶代全坚持和队员深入赤水的原始森林,找寻野生杉木资源。

“能见度太低了,根本分不清南北,杉木明明就在眼前不到50米的地方,我们却苦苦找了2个小时。”我们打着手电筒,拿着围径尺测胸径,95.8厘米,“这样的宝贝,真的太难得了!”叶代全和队员们觉得,再苦再累,也值!

下雨,树干湿滑,没有办法爬树采穗,普通的工具也钩不到树顶的穗。他们就砍了两根竹,用绳子绑住接起来,再在顶端绑上镰刀。“树太高了,竹子也重,几个人抱着竹子去钩顶端的枝条,竹子重心难以把控,一次次倒了,一次次重来,终于采集到了珍贵的穗条!”

也是那次之后,叶代全的左脚落下了病根。“扭伤后又冒雨上山,脚部筋骨劳损,现在左脚经常疼痛,脚掌无法着力,走路也受到了影响。”

如今,在叶代全团队选育的众多杉木品种里,15个优良无性系通过省级林木品种审定,其中“洋020”“洋061”被认定为国家良种,造林成效获得了业内和广大林农的高度赞扬与肯定。

“我时常到档案室翻看林场的科研档案,每一个组别,每一个代号,树高、冠幅、年轮盘数记录得一清二楚,让人震撼又感动。几代杉木育种人的艰辛付出,跃然纸上。使命如山,我们要践行老一辈洋林人不怕苦难、坚守初心、踏实奉献的精神。”眼前这个“痴狂人”轻抚手中的杉木球果,“这就是我将为之奋斗一生的执着所在!”(汤文娟

[责任编辑:陈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