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 (连载 三十八)

2019-10-21 10:38:30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

廖俊波摇头道:“那可不行!会议已经安排了,就不能轻易更改。”

林莉又何尝不知廖俊波的秉性,他是不可能会更改会议的。于是又轻叹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待车来后,丈夫出门时,林莉叮嘱道:“俊波,雨下的这么大,你让司机开慢一点。”

“哎!放心吧老婆。”依然是往常的模样,廖俊波回头对妻子深情地笑了笑,随手轻轻地带上房门。

华灯初上,夜色迷蒙,廖俊波从车窗向外望去,有“小重庆”之称的南平在雨中霓虹闪烁,流光溢彩,尽显山城的夜景美色。三月的雨,已经带来了春的气息。此时,人们或在酒家好友相聚,或在家中品茶聊天看电视,尽情地享受着周末带来的闲情逸致。

廖俊波尽情想象着这人间众人的快乐,笑容浮现于脸上,但愿天下人快乐。他心里在想:不几年后,武夷新区的建成,将给南平人带来更舒适、更广阔的幸福空间……

雨渐渐地下大了,从南平市区出发没多久,小车便急驶在滂沱大雨之中,车轮激起水花四溅,雨刮器上下左右飞快地猛刷,也止不住车窗上的雨水流淌,前方的视野随着雨刷的摇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快进入高速公路的时候,廖俊波拨通了武夷新区管委会主任的电话:“路上下大雨了,估计会晚一点到,请大家准备8点半开会。”说完,他就靠在座椅上闭目小憩。有十几年了,坐车对廖俊波而言,是补充睡眠不足,恢复身体能量的好地方。原来跟了他十多年的驾驶员林军最为了解,按廖俊波往常的习惯,总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然后扣上安全带、打斜座椅、眯盹儿。然而,他今天却是坐在了后排的位子上……

他真的很累,但谁能想到他竟以这样的姿势睡着,永远睡着……

公元2017年3月24日,天似晴非晴。

灰色的天空有些呆滞,云层中飘落下悲哀的粉尘,世人都说生命很顽强,其实生命是极其地脆弱,那么一个活生生的、极有生命力的人说没就没了?

今天是送别廖俊波的日子,自发的人群将前后十里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近千名干部群众自发前往南平殡仪馆参加他的追悼会,悲痛送别,依依不舍他的离去。

政和的老百姓说:“我们相信这是廖书记不愿麻烦我们,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一辈子都会记住廖书记。”

人间祭坛,伤心之地。

从廖俊波的遗体放进南平殡仪馆那一刻开始,太多的人从各地赶来吊唁,为他守灵。凝重的表情、沉重的步伐、不尽的伤感,走进挂满挽联的灵堂,凝视着黑纱缠绕的那张充满了微笑的遗像,众皆泪眼朦胧,泣不成声。

南平市殡仪馆主厅挂着1000多副白色的挽联,庄严肃穆。参加向廖俊波遗体告别仪式的有当地的干部群众,也有来自美国、菲律宾、香港、北京、福州等地的哀悼者。

受时任福建省委书记尤权、省长于伟国委托,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雷春美和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宁专程从福州赶到南平,代表省委、省政府对廖俊波同志的不幸逝世表示沉痛哀悼。

在与中央媒体记者的见面会上,南平市许维泽市长介绍起廖俊波的生前事迹,禁不住泪流满面,数度哽咽,引起周围唏嘘一片。

社会各界人士纷纷以各种形式表示悼念,许多市民群众、网友纷纷在网上、微博、微信、制作纪念视频、转发纪念廖俊波的博文……

肝肠寸断的政和人涕泣说:“廖书记在政和做了那么多的好事、实事,他虽然走了,但留下的爱依然流淌在我们心中,他写的‘爱在政和’已被不知姓名的人悄悄地刻在了双亭桥头的石碑上。”

与廖俊波只有一面之缘的政和县杨源乡筠竹坑村村民吴隆和,得到开追悼会的确切消息后,于3月24日凌晨两点,从家里驱车两个多小时来到南平殡仪馆,向廖俊波表示哀悼和敬意。他哽咽地说:“廖书记啊,我怕天亮来送您的人太多,没机会看您最后一面,只好半夜来看您了……”

浪潮集团福州总公司老总孙庆弟急匆匆地赶来了。

就在廖俊波遇难的第二天早上,孙庆弟打电话给武夷园区的老总陈智强:“怎么回事陈总?廖副市长的电话怎么无法接通?与他约好了的,我明天到武夷新区考察的。”

“他、他走了……”

陈智强哽咽着向孙总告知廖俊波遇难的噩耗,末了,“哇哇”地哭着道:“孙总啊,廖副市长已经走了,您暂且就不要来了。”

电话那头像被掐断了线,顿时没有了声音,不一会儿,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吼声:“你胡说八道!廖市长前几天还是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一下说走就走了呢?”

吼完后,电话那头声音又没了,停了许久,终于传来孙总泣不成声的告知:“陈总啊,你是不知道啊,3月21日是我的生日,前两天与廖副市长私下里约好的,他在武夷新区给我过生日……”

陈艳眼噙泪水从泉州赶到南平看她的廖叔叔最后一面,送她的廖叔叔最后一程。从获悉廖俊波遭遇车祸去世噩耗开始,泪水几乎就没有干过,她怎么也接受不了敬重的人就这样突然离去了。她在廖俊波的遗像面前向恩人倾诉:“我后悔自己结婚这8年以来只是逢年过节电话向您问好,却不曾带着我的先生和小孩去看望您,没让我的至亲至爱见见我的恩人。廖叔叔,我是个不擅表达的人,但您对我的恩情我都铭记在心。如果没有遇到您,没有您对我的资助,也许我现在不知道在哪打工,或者在家种田,有可能已经生了几个孩子,继续过着没有文化的人生,是您改变了我的人生。廖叔叔,您这一辈子,都是在关心别人,关心自己太少……”

政和花卉基地的朱曦来了,他只能站在远处的一棵树下哀悼:当年在廖俊波的支持下,700亩油用牡丹项目落地高山区镇前镇。2014年4月,第一朵牡丹花开放,他兴奋地拍照片发给廖俊波,同样欣喜的廖俊波回复:“辛苦付出有了收获。”如今,百亩牡丹观赏园已经开始接待游客,遗憾的是,廖俊波没能看到油用牡丹进入盛产期,正式开始盈利的美好景象……

洋屯莲子合作社的负责人许仁寿也在追悼会现场远处伫立,他忘不了,在廖俊波的帮助下,以沉淀在财政户头上的200万元政府扶贫贷款贴息为政府保证金,在全省率先推出“三农小额担保贷款”,帮助合作社解决了莲子产业发展资金紧缺的困扰,使得莲子种植规模从原先的700亩扩大到2700亩,年产莲子130余吨,年产值达1000余万元……

福建卡诗顿电子商务公司经理张斌赶来了,他怀揣着一个装有368元钱的信封,数次想在无人时放在廖俊波的遗像下,却又没机会拿出来,怕引起别人的误解。

这道是为何?原来在2015年6月的一个晚上,张斌收到廖俊波的一个链接,请他帮忙买一双皮鞋,因为廖俊波没支付宝。张斌网购到皮鞋后立马送到廖俊波的办公室。他知道廖俊波已获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这双皮鞋是廖书记近日准备穿着去北京开表彰会的。

张斌高兴地说:“祝贺您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这双皮鞋就当我送给您的,您一定要让我表表心意。”

谁知廖俊波边说着谢谢,边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早准备好的信封言道:“麻烦你买已经过意不去了,这皮鞋钱你得收下!”

张斌再三不肯收,但廖俊波更不肯坏了他的规矩。

张斌与廖俊波已交往不短的时间,企业在廖俊波的帮助下,发展得十分顺利,他很是感激廖俊波的力挺,却没有机会表达心意。但也深知廖俊波的秉性,只好收下信封内的368元皮鞋款。

至今,张斌始终把这个信封和368元原封不动地置放在办公室的书架上,当作激励自己企业发展的动力。现今恩人已不在,让他痛心疾首,但他还是想廖俊波走了,应该可以收下自己的一番心意?

荣华山产业组团的刘晖明来了,嘴里自言自语地诉说着:“廖副市长,与您同吃同住四年多,你真的是操劳啊,每天除了几个小时睡觉时间,永远都在工作。在办公室也是工作,在工地也是工作,在车上也是工作,有时候半夜醒来,经常被吓一跳,你一个人坐在床头,拿着笔记本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傅丽华和一群大埠中学毕业的同学来了,往事历历,泪痕满面:“想您啊!廖老师。二十多年来,我们经常谈论到您。现在更想您,也更了解您了。电视、电脑、手机、报纸上都有您的信息,原来您离开学校后做了这么多大事、实事、好事,造福了一方又一方的百姓……”

泪流满面的邵惇妹来了,等到人都走尽后,在遗像面前喃喃地道:“廖书记你帮助了那么多人,我却没有机会报答你,想来报答你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让孩子健康茁壮地成长,让他以你为榜样,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曾经的“老上访户”刁桂华跪在廖副市长遗像前不肯起来。但可惜是那个曾经扶她起来的人不在了。

3月19日,得知廖俊波出事的消息,她立即怀揣着家中珍藏多年的熊胆粉跑到了事故发生地建瓯市的医院,想亲手交给主治医生:“我们这里有一种说法,熊胆粉能救人性命。”但是,令刁桂华遗憾万分的是,等她找到抢救廖俊波的医院时,廖副市长已经走了。这天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向人诉说着永久的遗憾:“现在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政和县铁山镇大红村60多岁村民何荣梁,在廖俊波的身边跪下了。按照当地习俗,年长的不能跪年少的。但他顾不上这个忌讳,双腿跪着奉上自己书写的挽联:“主政政和四年间,施展才华天地新。光荣梦想不空谈,俊波书记美名扬。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他哭泣道:“廖书记,人人都说你是好官,我这也是替大家来跪拜你!”

………

群山垂首,溪流悲泣,山风哀鸣,悲痛难以言尽。

廖俊波的不幸罹难,击伤了无数颗敬他、爱他、念他的心。那个脸上总是带着真诚笑容、风风火火、浑身有使不完劲的廖俊波走了;那个心系百姓冷暖,与群众打成一片,走在阡陌、情在山村的廖俊波走了;那个一心在用实际行动改变山区落后面貌,一心想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的廖俊波走了;那个亲商、爱商、敬商,君子风采的廖俊波走了;一个心系百姓、公而忘私、博大情怀的人走了……

悼念廖俊波的微信公众号也在人群中迅速传递,在廖俊波同志网上纪念馆,各地群众自发悼念这位英年早逝的时代楷模。

廖俊波遗体停留在殡仪馆的日子里,年迈的父母每天都悄悄来到南平殡仪馆看看儿子,静静地陪伴在儿子的身边。

父亲时不时自言自语,喃喃地说:“真不该,真不该啊!儿啊,你孝顺、懂事,做什么事都是清清爽爽的。你说要教会我在网上下棋的,我还没学会呢,你怎么就不管我走了呢?不能这样啊……”

就在今年(2016)的除夕夜,吃完年夜饭,廖俊波陪着爱下象棋的父亲对弈,廖俊波看老爷子高兴,提出今后要教他在网上下棋,说:“等您学会了,以后我在外地也可以陪您下棋了。”

可是没等老爷子完全学会,一场车祸,阴阳两隔,他与老父亲的网上对弈之约再也无法兑现了……

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廖俊波的离去让父亲悲痛欲绝,在追悼会上他几次想冲出去,打开透明的水晶棺抱一抱儿子,说几句藏在心里许久没说的悄悄话……

在父母的眼中,孩子无论有多优秀、再能干,也还是永远的孩子,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廖俊波从基层到高层,从一般干部到主政一方的主官,而且凭着多年在市领导身边工作的经历,学到了不少言传身教的宝贵经验,无论是执政能力、领导水平,还是智商、情商,都得到了众多领导与同事的普遍肯定,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令人佩服的程度。知子莫若父,儿子的品行操守,当父亲的还是心中有数的,但人总会有智者千虑,难免一失的时候,总有让他不放心的地方。而且环境容易改变人,就像人们所说的:“别看今天在台下做笔记,明天当了领导便在台上发脾气。”不少人一旦当了官,笑脸变驴脸,手中有权就忘了本。这种现象老爷子听的多,也见得多。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儿子当上官后,难免受官场潜规则影响,摆谱拿架子,少了为百姓干事的实在与激情;尤其是不放心那些围着儿子手中权力转的人。儿子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一不小心谨慎,就有可能上了那些心术不正之人的当。

在政和工作期间,父亲要到政和看他,儿子与父亲约法三章:自己坐车,吃、住都要在父亲的朋友家。妻子林莉到政和,县里的同志几乎不认识林莉……

但是廖俊波可能还不知道,在他生前执政一方的时候,父亲廖芝根曾有过三次暗访儿子执政一方的经历:

第一次是在1999年初,廖俊波由邵武市委办副主任职上调任邵武市拿口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后不久,那年廖俊波刚好30岁,正是而立之年。廖芝根在替儿子高兴的同时又有些不放心,大约儿子上任的两个月后,他悄悄地到拿口镇“暗访”。因为1998年正是遇上拿口镇“6·22”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损失惨重,给本就不宽裕的镇财政雪上加霜,当时最棘手的任务是灾后重建,让灾民有个安歇的地方。拿口镇的老百姓都说这个廖镇长真是不简单,他每天起早贪黑,走村串户,挨家探访情况,把全镇受灾的几百户人家都走了个遍。并且竭尽全力争取资金,为受灾户解决了实际问题。

聊天中,灾民们告诉廖芝根说:“今年春节前,我们能住进新房过新年呢。”不用说,老爷子对儿子在拿口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但廖俊波回家时,老爷子闭口不谈这些事,却是正色说道:“你是当镇长管钱袋子的,对你提三点要求:一不能拖欠全镇干部职工,包括学校老师们的工资;二是对老百姓要亲,尤其是那些家境贫困的穷人;三是不能乱砍树,尤其是阔叶树一棵也不能砍!”

廖俊波听了老爷子的话有些奇怪,似乎是老生常谈,但似乎又很有些针对性,这三点要求看来对拿口镇的情况有所了解,因为灾后重建资金缺口大,他把钱都先急用在了建房上,所以这几个月确是拖欠了镇干部职工的工资,同时,拿口乱砍滥伐林木的现象也是事实,他正在加大这方面的管理与打击力度。对此,廖俊波不由笑着说道:“爸,你这是在干预儿子的政务哩,不过你说得很有道理,儿子我一定虚心采纳。”

老爷子的后二次“暗访”,则都是在廖俊波担任政和县委书记期间,这也是老人家最不放心的时候。别看廖芝根是一名微不足道的乡政府普通职工,但他平日里对国家大事,以及所在地方的时政十分关心,现在尤其关心政和县的情况,因为儿子当了政和的县委书记。政和县虽然地方不大,前十几年却因为出了个反面教材“丁仰宁书记”而全国闻名,现在因为是全省经济发展最落后的县而知名。所以老爷子前后两次前往政和县暗访事出有因——他担心儿子能否管理好政和,担心儿子能否抵挡住诱惑。为了不让儿子知晓,他悄悄地住在政和一个世交的老朋友家中,一住就是好几天,每天走街串巷,暗访民情,了解实况。

如果说第一次暗访政和,他为儿子的政声感到欣慰的话,第二次暗访政和之后,他为儿子的执政能力,所作所为完全放心了。所以,后来当廖俊波回到家里时,他就很少提这提那的建议和意见了。但有时还免不了会叮嘱上几句。

廖俊波怎又不理解父母的平民情缘与对自己的希冀,所以难得回浦城老家与父母在一起时,廖俊波总是怀着内疚的心情,像一个大男孩一样,会在厨房给母亲添柴烧火,陪父亲下下棋聊聊天。每年,他会给父母买一套衣服,添一双鞋子。他跟妻子林莉说:“我工作忙,家里你费心了,逢年过节,别忘了给咱爸妈买东西、发信息。”

父母却宽慰他:“组织上信任你,你把工作做好了,不辜负组织就是最大的孝。”为了不给儿子添麻烦,老人不顾水土不服、气候不适,常选择住在北京的小女儿家,或在福州的大女儿家。

今年春节,廖芝根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言道:“俊波啊,平日里你忙,大家都理解。你能有今天的出息,爸爸和一家子都感到高兴和自豪,你被选为全国百名优秀县委书记,如今又当上了南平的常务副市长,这真不容易啊!全靠党的培养和大家的信任,咱们要加以珍惜,更加努力地工作,报答组织上的知遇之恩才是。”

廖俊波说:“爸,你说得在理!党和人民给予我的已经够多了,我可不能再贪图什么。我的每一点进步、每一滴收获,都离不开组织上和你们二老的培养,还有家人与朋友的帮助支持。爸你就放心吧,我会牢牢记得这些的。”

老爷子点点头道:“听俊芳说,你准备在武夷新区买套新房,爸爸和你妈,还有妹妹们都支持你,俊芳出15万,小妹10万,爸爸与你妈出5万,其余的你自己解决。”

廖俊波不同意道:“别!平日里大家已经为我做了不少贡献,再说买房我与林莉可以应付的过来,你们就不用操心了。”

父亲说:“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两个妹夫官没你当的大,但收入比你高的多,你就别推却了。”

大妹俊芳从来爱和哥哥打嘴仗,在一旁插嘴道:“就是!哥你别在老爸面前装自尊了,私下里你可没少要我买这买那的,咱家呀,从老爸、老妈、嫂子,包括你的妹妹都是围着你转,你知道么?”

父亲点着头道:“俊芳说的没错,一家人围着你转,是我们心甘情愿的,因为你有出息,替咱们廖家争脸。还是那句话,你一定要好好地干,别让我们失望。”

面对家人骨肉至亲的真情实意,廖俊波还能说什么呢。他点了点头说道:“爸、妈,我内疚的是陪伴你们的时间太少了,将来等我退休了,一定和林莉一起陪你们去旅游,到处去走走。”

始终在一旁默默看着儿子的母亲笑着说:“你有这份孝心就可以了,等到你退休时,我和你爸都老的走不动了。”

廖俊波认真地说:“不会的,我退休后,你们二老的身体一定还是棒棒的。”

然而,廖俊波食言了,父母没能等到儿子退休的这一天。

廖俊波虽然走了,但是人们总觉得他只是出远门去了。他的情还在,微笑还在,真诚还在,魅力还在,他的作风还在。

3月20日,浪潮集团福州总公司老总孙庆弟如约来到武夷新区,并与陈智强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为廖俊波举行追悼会那天,孙庆弟又来了,泪湿满面,向廖俊波深鞠三躬,道一声好走!

孙庆弟追思道:“我与廖俊波只有一面之交,但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交朋友不一定要交有钱有势的,但一定要交有情有义的、心地善良的、掏心掏肺的、同舟共济的,廖俊波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