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连载 三十九)

2019-10-21 10:31:38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为本书题写书名的书法博士梁新颖追忆廖俊波逝世三天前在北京的最后夜晚:北京的初春寒气袭人,那天晚上已近11点。他告诉我“今天到京,明天就得赶回武夷。”我说“怎么那么急?”他回答道:“新区的事情太多要处理啊,现在责任更重大了。梁兄深夜到来,有话直说。”我便将一位领导出差广西时带回的一封信递给他。在宾馆卧室昏暗的灯光下,俊波兄十分耐心地看完信,说:“我回去后一定帮助解决。”当时他的态度是那么诚恳与认真。我的领导知道我是闽北人,想必会认识些熟悉的人。信中反映的是广西的一位朋友的弟弟在建阳工作多年,有关工资待遇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家庭经济十分困难。他转身交待身边的同志说:“记住,回去别忘提醒我办此事。”第二天下午,我向俊波兄转达了领导的谢意,他用微信以简明又坚定口气回了四个字:“一定尽力!”

春雨潇潇,南国的春雨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俊波兄是奔波在闽北工作第一线呢?斯人已逝,如今想来,我很后悔,当时我怎么没有想到他是多么辛苦劳累,却给他添额外麻烦呢?但从这件小事,我完全体会到俊波兄多年来是如何对待基层百姓疾苦的认真态度。

夜已深,我们聊得十分投机,他向我兴奋地介绍武夷新区的规划与进展速度。俊波兄说:“你是我们家乡的第一位书法博士,大家都知道你的名气,你也要为家乡文化建设做贡献啊!”我说:“应该,应该。”他还向我介绍武夷新区的未来前景,罗列了许多目前文化投资建设的优惠政策。他说,闽北武夷文化底蕴深厚,在当前提倡文化发展的大好形势下,十分欢迎家乡文化人士回来发展地方文化事业。他如数家珍,我一下就被说蒙了,这哪是老同学见面聊天?分明是地方领导在游说招商引资呀!心头又一震,我被他忘我投入的精神而感动!内心又深深怜惜他如此逮住机会,费心工作的精神。耳濡目染,深切感到如今这样的好干部太少太少,但就在身边。

“栋材未必千人见,但闻风声便不同。”这是我那天晚上送给他的新作。他细细品味后说:“好字啊!但这内容我不敢当。”我说,“这幅字是我临出门时,扭头恰巧看到挂在墙壁上的。它是著名的‘岭南大儒朱九江’,康有为的老师朱次琦先生12岁创作的诗句,内容十分适合你。书生人情半张纸,请指教,请笑纳。”他若有所思地说,早年自己也喜欢书法,对黄庭坚的书法特别推崇,在办公室和卧室都摆放着黄庭坚的字帖。但平时工作太忙,等退休后要拜我为师。我说,“不敢当,我们一起玩。”字如其人,其实俊波兄谦虚,他的字相当好。最近我了解到,俊波兄与我手拿书法作品的合影照片竟然是他今生的最后留影!宾馆房间的光线较弱,但他兴致勃勃、恬淡从容的微笑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此情可待成追忆,如今思念已惘然!特别神奇,深夜的分手特别久。在宾馆旋转门内外,举手牢牢,依依不舍,我们不停地挥手“再见,再见……”,谁也想不到,这一幕竟成为我们今生的永别!

天人两隔,泪如雨下。“尔乃世之光!”俊波兄不愧是时代楷模,不愧是广大党员学习的先锋模范。他质朴的为人,宏远博大的胸怀,勇敢顽强的毅力,无私忘我勤奋工作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他的足迹遍及闽北,他的业绩将在闽北山城发扬光大。他的模范精神将永远激励人们为祖国早日实现小康社会而不断奋斗!

愿俊波兄在天堂安息,再没有辛劳!

7月20日,笔者又一次来到政和采访,走进从垃圾村变为3A级风景区的石圳村。在村口遇到刚从菜地摘菜回来的余金枝老人,一谈到廖俊波,她又悲了起来,说:“我们的廖书记,心里想的都是我们农民,就和我们亲人一样,但是他怎么就偷偷摸摸地走了呢?”

老人家的一句“我们的廖书记”与“偷偷摸摸地走了”,让人感慨万千,通俗的话语中充满了对廖俊波无尽的爱意与痛惜。她领着笔者边走边诉说:“这几堵老墙是廖书记叫我们留住的,那些爬在墙上和篱笆上的风车茉莉,是他叫我们留住的,还有那天后宫、老戏台是他请人根据村里老人的回忆画出图纸重修的……”

老人对廖俊波的谦和记忆犹新:“廖书记每次来我们这里,看到村民都会笑眯眯地打招呼。有一次,我在水渠里搞垃圾,手上都是烂泥,廖书记来了,一边说金枝你辛苦了,一边伸手与我握手。我手脏不好意思伸出来,他却说没事,握握沾泥巴的手接地气。”

到了余金枝老人的家中,她从箱子中拿出珍藏的廖俊波帮她家采茶的照片,照片上廖俊波口里含着翠绿的茶叶片,面带着可亲的微笑。余金枝记得他当时爽朗的笑声,他交代大家,有什么困难可以和他说,他就是来为村里建设白茶小镇出主意的。余金枝哽咽着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石圳,村里的人都想着他哩!”

在武夷新区采访,叶金星说:“廖俊波兼任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期间,他攻坚克难、呕心沥血,一刻都舍不得停歇,一直奔波忙碌到生命最后一刻。他总是在工作中看看整个事件是否还有继续跟进的可能,看看自己在每一个细节的处理上是否还有缺陷。或许,直到骤然离去,他依然没有实现他想要的成功。可是,一个人,在他活着的每一天都努力超越自己,这种坚持本身就已是了不起的成就。尽管他没有来得及问自己是否令自己满意,可是,我们可以替他回答,廖书记来过,这里到处都是他的足迹,他的身影已经溶入武夷新区万紫千红的春天里。”

百合花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看牡丹去洛阳,看百合去延平”。百合是延平区的区花,延平是百合的故乡。2014年3月,“延平百合”获得国家工商总局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延平区培育出30多种当地优良百合,仅看看所取的名称,人们便会感到美不胜收:西伯利亚、乌克兰、卡萨布兰卡、墨西哥、流浪车队、红骑士、诺贝尔、阳光、梦……

百合香形义俱佳,既传统古韵,又现代浪漫,既地方,又世界。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无不倾心吟咏,称之为“云裳仙子”“山丹之英”“忘忧之草”。最忘形的莫过于到过闽北的陆游,竟然“更乞两丛香百合,老翁七十尚童心。”百合高雅香纯,根茎鳞瓣抱合,因此,人们总把它作为“百事合意”的代表,更作为美满婚姻“百年合好”的象征,它成为婚礼中幸福吉祥的花卉。

廖俊波和林莉的爱情就是一对天下珍贵少有的芬芳百合。

人们都赞誉廖俊波是阳光一样的干部,通体透亮,没有杂质,时刻散发着公仆情怀、党员本色、党性光辉。他是地方发展的领头人、同事眼里的铁人、百姓心中的贴心人,但也许人们不知,他也是妻子眼中体贴的男人,女儿心中的慈父与男神。

二十二年前,林莉快临盆了,高兴的廖俊波对妻子说:“莉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我们的孩子都叫‘质琪’好不好?”

林莉想了想,用手指头点着廖俊波的鼻子,笑了笑说:“你考我? 品质似君子,温润如美玉,是这个意思吧!”

廖俊波点头说:“正是这个意思。这是我们对孩子的期盼。”孩子出生了,廖俊波格外高兴,亲昵地叫女儿小丫头。

小丫头想养蚕、养兔子,每次都是说完没多久廖俊波就会买回来。回到家中,廖俊波有空就会打开唱机,静静地欣赏经典的交响乐。在他购买的唱片中有贝多芬的《命运》、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等,在音乐里他感受到世间无法用语言文字描述的东西,心怀的格调有所日渐升华。

女儿质琪自然是廖俊波最爱的一首交响曲,他爱看女儿从小扎着小辫子,额前有刘海儿的样子,春天会带她到郊外抓蝴蝶;夏天带她到河边数星星;秋天牵着她的小手走在满是落叶的鹅卵石路上;冬天带她去赏雪景、跟她打雪仗。有时还喜欢惹她生气,看她撇着嘴生气的样子。

受家庭与社会风气的影响,在单纯洁净的幼儿园里,幼稚的小朋友会聊起自己爸爸是做什么的?有个小朋友说:“廖质琪,我爸爸说你爸爸是拿口镇官最大的人?”放学回到家,女儿歪起个头仰着脸就问他:“爸爸,同学说你是拿口镇官最大的人,最能保护琪琪。”廖俊波听了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继而笑着认真地对女儿说道:“不,爸爸是全镇最小的人,因为爸爸是为全镇人民服务的。比谁的爸爸官当得大?这不好!咱们要比谁听老师的话,谁更爱劳动更爱学习。好么?”他不想女儿从小就有这种不好的想法。他也绝不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偏宠女儿,至少将来对她的成长、对她走上社会没有一点益处。但是他同许多父亲的想法一样,父亲是女儿未嫁前的港湾,是女儿的开心果与保护神,他要尽力让女儿的每个梦都是甜甜的。

有一次他下村走访,临近中午吃饭的时候,在一丛野花间,看见几只蜜蜂在采蜜,他欣喜异常,连忙端着摄像机悄悄靠近,拍摄蜜蜂采蜜的过程。时为酷夏,大中午的阳光灼背烧顶,他头顶烈日聚精会神,小心翼翼地从不同角度拍摄。一起来的同事见他饭也不吃,一拍就是近半个钟头,弄得汗流满面,便摇了摇头,拿了把伞欲为他遮阳。他见了急得瞪眼摆手,示意不要过去。待拍摄结束了,他才笑眯眯地对同事说:“谢谢你的好意!但你一过来撑伞,不把蜜蜂赶跑才怪呢。我家丫头她最喜欢大自然里的故事了。”

只要一有空,廖俊波就会给小丫头讲范仲淹的故事,讲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古训。

廖俊波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丫头:“阅读是一种丰富的精神收藏,以书为友,天长地久。一定要多读书,读好书。”每年“六一”儿童节和节假日,廖俊波和林莉都会带着小丫头逛新华书店,买一大堆的书回来。邵武新华书店当时办一个“书吧”,他们一家人是这里的常客,常常一“泡”就是一个周末。一家人一起读完一本好书后,就开始玩“读书接龙”游戏,廖俊波讲一个开头,让小丫头和林莉发挥各自的想象力,给故事讲个结尾。 小学五年级那年,他们家还被评为“书香家庭”。在爸爸妈妈的潜移默化下,爱读书的种子从小就扎进了小丫头的心里,成了一个忠实的小书迷。

廖质琪回忆说:“从我记事起,爸爸就没骂过我,从来都是跟我讲道理。爸爸眉心留下的那道疤,就是因为急着给我买礼物,在商店的卷帘门上撞的。我们仨有一个家庭微信群,平时我和妈妈都会在群里时不时发言,有什么觉得有意思的链接都往群里发,有什么想说的话都会在群里说。我的微博、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虽然他从不留言,但他都会认真地看,觉得里面有什么需要和我交流的都会在电话里讲到。”廖质琪说到这眼含泪水,伤心道:“这几年,我管爸爸叫小老头。他一心扑在工作上,透支身体,头发稀疏,背也驼了,脸上有一条条很明显的皱纹”。

廖质琪高考前的一天,学校要求每名学生填写一份家庭报告,了解留守学生情况。当天放学回家,女儿在妈妈面前流下了眼泪:“妈妈,我今天才知道,我原来是个留守儿童!”因为工作繁忙,直到女儿完成高考,廖俊波已近三个月没回过一趟家。今年3月4日,廖质琪刚刚到上海做毕业设计,廖俊波就在会议间隙和她微信聊天,问她感冒好了没有,毕业设计进展如何,不要太满足现状——这是父亲最后一次和她通话。

2009年暑假,林莉和女儿去桂林旅游,返程时是周末,到达南平已是凌晨三点多钟。母女俩刚从车上下来,眼尖的女儿突然发现公交站的路灯下爸爸的身影。原来,廖俊波当天恰巧从浦城回到南平,他细心地记起她们回程的时间,在家煮好稀饭、炒好小菜后,前来接母女二人。扮了个怪脸笑着说:“你们怕黑,有我在,你们就不怕了。”

女儿质琪上了中学后,廖俊波也慢慢地把“小丫头”中的小字省掉了,开始叫丫头。父亲在质琪的眼中历来是偶像、是男神。上大学后,细心的女儿每次回来,都会发现原来俊朗、帅气的爸爸,头发一次比一次稀少,尤其是去年寒假回家更是感觉明显,父亲原本是浑身肌肉,身板结实,但这次一看,背竟驼了一些,人亦苍老了许多。女儿心疼地板着脸说:“爸爸,你都快成小老头了,我请求你每天坚持锻炼走一万步,明天开始我陪你一块走。”

廖俊波说:“丫头,你饶了爸爸吧,我哪有那么多时间。”

“不行,一定要去!”

廖俊波抗不过女儿的命令,只好答应去。但与女儿讨价还价,从一万步减少到八千步。刚开始的几天,廖俊波还遵守诺言,完成女儿下达的任务,但慢慢地步数就越来越少,有时甚至去也没去。

为此,女儿心疼生气也没用,因为有时根本就看不到爸爸的身影。实际上女儿心里也能够理解。父亲拼命三郎一样的工作态度,母亲严谨的教学态度,一直也影响着女儿质琪。她放暑假回家,依然每天都很认真地念书。他们问丫头为什么不休息一下?女儿答道:“你们都在努力,如果我把最好的时光白白浪费掉,那是对你们的辜负。”

她在湖北大学读大四,是学生党支部书记,班级综合排名第一名,被保送同济大学读硕士研究生。这也让廖俊波感到自豪与欣慰,有时候会在同事面前情不自禁地说起女儿:“这丫头有拼劲,懂事。”

在出事的前一天,廖俊波与女儿的同济大学的导师通了电话,说自己很忙,无法关心今后女儿的学习,请导师多加关心为感。不曾想却成了最后的嘱托。

廖俊波走了,女儿思念父亲日甚一日。她在日记中写道:“爸,在送别您的那一天,门外挤满了长长的队伍。蓦然回首,我才读懂了‘大’与‘小’,读懂了‘天’和‘地’,读懂了什么叫‘爱人者,人恒爱之’。您心中装着的是百姓,大伙又怎会不爱戴您呢?爸,为何您走得匆匆?匆忙地来不及告诉我您就走了,让那么多爱您和您爱的人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遗憾……”

已离休的老领导林小华听说笔者要采访他,以及林莉与家人,只是不熟悉家门,难以联系上。林小华二话没说,次日便特意从上海赶到了南平,与林莉通话后带着笔者去廖俊波的家。

当年时任邵武市长的林小华下乡调研时,意外发现了搞接待工作的廖俊波。他看到这个年轻人头脑好用,勤快,纯朴,形象好,做起事来敏感性很强。素来爱才的他向大埠岗镇党委书记和镇长提出,邵武市政府办还差一位秘书,希望把廖俊波借调用一下看看。后来通过几位领导的面试与一段时间的考核,廖俊波表现不俗,被调入市政府。

在前往廖俊波家中的路上,林小华对笔者言道:“廖俊波首先让人放心,凡是交代的事,他会给你办得有条不紊,不出差错,更不会打着领导旗号去做不该做的事,说不该说的话。同时,他很有潜质,很有能力。他所去工作的地方工作艰巨性和复杂性,都是很显著的,拿口大灾之后的临危受命、荣华山产业组团白手起家;政和是全省贫困县,矛盾重重;可为什么他去了后,情况都变得不一样了呢?我想在如此艰难困苦情况下取得成绩,没有一点政治智慧和领导艺术,是不够的。”

说话间到了廖俊波家,这是一个开发比较早的普通住宅小区,门口两边的小商铺挤得像热闹的农贸市场,有卖各种各样的食品、水果,还有猪肉摊、小餐馆,有装修店、房地产中介,还有福利彩票销售点。

进了小区里面依旧是乱哄哄的,上了楼到了廖俊波家门口,光线也十分暗淡。我没想到很有眼光,而且是常务副市长的的廖俊波是住在这样的小区里?

林小华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言道:“这是廖俊波刚来南平时,坚持要买下二手房,说是因为离自己上班、女儿读书上学的地方都近,而且价格也便宜,能够接受。实际上他后来悄悄告诉妻子林莉,说自己是市政府副秘书长,组织让我负责协调、联系城建这一块工作,少不了要跟开发商打交道。不如早早把房子买下,以后工作上就可以省下不少麻烦。”

门铃响了好一会儿才开了门,林莉憔悴的面容出现在眼前,她头发显得有些凌乱,声音微弱无力,这与笔者多年前看到的漂亮而充满活力的林莉完全不一样。

笔者暗暗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房屋的装修很简单,摆设亦很少,客厅显得空落落地没有生气。

寒暄过后说明来意,林莉强笑了笑,先是告诉林小华说:“质琪回来了,今天刚下飞机,叫她休息不肯,正关在屋里写毕业论文。”尔后才与笔者交谈。确实有些让人不忍,说起往事让林莉有些不堪回首,未愈合的伤口又一次被笔者不情愿地撕裂。

在熟知廖俊波与林莉的人们眼中,他们是伉俪情深的一对恩爱夫妻。林莉清楚地记得在大埠岗中学当教师时,两人在溪边憧憬的平平淡淡的田园生活;林莉更清楚地记得25年前的那天傍晚,廖俊波对正忙着炒菜的她说:“莉子,考你一下唐诗,‘悔教夫婿觅封侯’,这个典故你知道吗?”

林莉笑着说:“不就是闺妇想老公的意思,太简单了。”

廖俊波没有正面回答,却说:“莉子,我要转行去乡政府工作了,你要想清楚,会不会后悔哦。”

林莉这才明白丈夫的用意,毫不思索地回答说:“只要是你认定做的事,我肯定支持你,也绝对不会后悔。”

林莉一诺重千斤,二十多年来,为了这句承诺,林莉说到做到,包揽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从来没有埋怨过一句。廖俊波常常是好不容易在家吃个饭,也要拿着电话谈工作。而作为妻子的她平时跟他通个话,多数时候是要给掐断的。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