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连载 四十)

2019-10-21 10:28:56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后来林莉慢慢摸索出了规律:要么晚上过了11点再联系;要么问问身边工作人员,看他是否有空闲;要么提前给他发短信或微信,预约时间。跟自己的丈夫通个话,说个事,还要预约!对林莉来说早已习惯了。她何尝不知道,这个跟自己厮守了一辈子的男人,心里想着的是:干活干活,有事干,干成事,才是真正的活着。

廖俊波调到政和任县委书记时,有人向林莉建议在政和安一个家,林莉试探性地问了廖俊波,被他一口拒绝:“这是我当政的地方,不能这样做。对了,你可不要‘悔教夫婿觅封侯’哟,安个家也没啥不对,但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善解人意的林莉知道丈夫的想法,便不再吭声。在妻子林莉眼里,廖俊波不仅是一个工作痴,也是很爱家人、很会哄人开心的暖男。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林莉的手机里一直存着去年情人节丈夫给自己发的短信。虽然很久他们才能见上一面,但每年林莉生日,廖俊波都会变着法子给妻子一份意外的惊喜。在政和任上,廖俊波忙完一天的工作,已经是夜里10点多,心里依然惦记着当天是林莉的生日。回家路上,廖俊波特意走进花店,买了一大束鲜花,红玫瑰、白百合,还特意叫店家在周围点缀了一大圈蓝色满天星,喜庆又雅致。

廖俊波打开房门,微笑地说:“嗨,我回来了!老婆生日快乐!”

林莉接过丈夫双手捧过来的生日礼物,幸福宛若初恋。

五年前的“七夕”,女儿撺掇妈妈要给爸爸一个惊喜。母女俩就悄悄赶到了政和,没曾想,廖俊波却到南平开会了,令母女大失所望。但等到晚上廖俊波回家的时候,她们收到了廖俊波给她们的礼物——一人一盒巧克力,在林莉的那个盒子上写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浪漫似春燕呢喃。

在林莉眼里,丈夫俊波是一个有品位、有情调的男人,他历来对个人形象很在意。白衬衫,深色裤子,皮鞋,是标配。如果是重要场合,西服笔挺,领带端正,发丝有序,一点也不含糊。

廖俊波还是一个对他人很心细、有爱心的男人。他们家住的是电梯房,同楼道17层住着一位老人,每次廖俊波看到老人买米买面,就会主动替老人搬到17楼的家中。回到家还特意对林莉说,今后看到楼上的老人买米买面,搬运东西什么的,你一定要搭把手。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现在,林莉只能无数次地在心里责备自己,丈夫廖俊波是她此生最为敬重、爱得最深的男人,是她此生的缘、此生解不开的结。此生与他的情分,虽然是聚少离多,但却是那种不求朝暮相见,只在灵魂深处相偎相依。但为什么自己事先就没有一点预感?

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只有相思无尽处。所以说,廖俊波也是她此生的痛、此生的劫。这些年来,夫妻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不为别的,就是廖俊波工作太忙。别说打电话了,他连发微信都是极简短的几个字,而林莉不敢多浪费他的时间也是如此,问答之间没有逗号、顿号,只有句号、省略号。伤心的林莉把与俊波的微信翻开,果是如此,简单得没有标点符号,没有缠绵,笔者照录如下:

林莉问:老公何时回

俊波答:在厦门机场

妻又问:今天回家

夫答曰:没有,去武夷山机场

妻诉:一人在家(笔者:连“我”字亦隐,令人扼腕叹之。)

夫应:近期比较忙

妻问:可以打电话?

夫答:我先忙

……

林莉说,她平日里会常忆起与廖俊波在大埠岗中学的教书生涯,怀念丈夫原来不忙的时光,也很是羡慕人家夫妻间的公园漫步、长情告白。但她不能,丈夫确实太忙了,一个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工作的人他哪里有时间卿卿我我呢?看来只有像他自己说的,等到退休时补偿吧?

清朝的严兆鹤这样吟咏百合花:“学染淡黄萱草色,几枝带露立风斜。自怜入世多难合,未称庭前种此花。”

丈夫的突然离去,让林莉实在无法接受,心如刀绞、悲痛欲绝的她在心里喊道:“俊波啊,尽管你这些年不说爱字,可半辈子夫妻了,还能有谁比我更懂你呢?没有预兆,没有告别,你连一句话都没留给我们,前几天还买了一件风衣送给自己,说颜色搭配,定然很合身、很好看。我后悔呀!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任性一次呢?如果我跟你吵,跟你闹,那样兴许就留住你了……”

其实,不仅仅是林莉发出的如果,还有其它的许多如果:

如果,廖俊波所坐的不是这部轻飘飘的旧日产车(注:市政府还有一部旧奥迪、新帕萨特、武夷新区还有一部越野车,按理说廖俊波都可以选,但为人低调的他放弃了),或许车门也撞不开,人不会飞出去;

如果,不是因为他辞退跟随了他十几年的驾驶员(注:原驾驶员林军因为是县一级编制的身份,廖俊波是这一次车改的分管市领导,带头忍痛辞退了林军回到县里),那林军定然知道他的习惯,是坐在副驾驶座上;

如果,组织上对廖俊波这样一个常年奔波在路上、一年要跑近10万公里的常务副市长,让他坐一部安全系数相对好一点的车……

如果,廖俊波不是因为劳累过度、休息时间严重不足,每次都把坐车当成补充体能的地方;

如果,那天周末大雨,他在家休息,不上武夷新区开会;

……

然而,人生没有如果。哪怕就是那天林莉有预感到路上或有什么危险?要任性地反对上一次,廖俊波也不会答应止会,因为他是一个共产党员,哪怕明知征途有艰险,也会义无反顾地前行。

优秀的共产党人在战争年代是如此,在和平年代亦是如此。

对一个家而言,天真是塌了、支柱倒了、港湾没了,在丈夫廖俊波走后的这些日子里,林莉一个月内就瘦了十七斤,面容憔悴不堪、身体骨形显露,平日很合贴的衣服穿在身上又松又垮。组织上的领导、同事们、亲人们、朋友们见之也是长吁短叹,只能是尽力好言宽慰,大家都在为失去廖俊波,也为林莉心在疼痛着。

夜阑人静之时,林莉无法入眠,打开了笔记本看到:“假如你不够快乐,也不要把眉头深锁,人生本来短暂,为什么还要栽培苦涩?打开尘封的门窗,让阳光雨露洒遍每个角落。”

这是一首汪国真的诗,俊波在去政和的那一年对她吟诵过。

痛定思痛的林莉轻叹口气,在笔记本上写道:“俊波,知夫莫如妻。懂你,是最长情的告白。我知道,当你面对党旗举手宣誓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完全属于这个家了,更多的,你属于党,属于党的事业。荣华山组团一派繁忙,政和市民广场音乐喷泉摇曳多姿,武夷新区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都是你的身影。今天,看到组织这么肯定你,百姓这么想念你,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乐此不疲,所做的事意义究竟在哪里。作为妻子,我理解你,懂得你!我无怨无悔……”

是的,廖俊波能有这样一个懂你的妻子是人间最温馨的事,妻子林莉懂你的理想追求、懂你的情怀、懂你的兢兢业业、懂你的欲罢不能。平日里看到你忙,所以反宽慰你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爱到深处的无言,因为懂得,所以心同;懂得,让心与心没有距离,让生命彼此疼惜;懂得,是生命中最美好的相通;懂得,是世界上最温情的语言、最深刻的感动。其实,又何尝仅是妻子林莉与女儿懂得廖俊波,廖俊波走后的第八天,就有41万人为他点亮了哀伤的蜡烛,足以说明更有许许多多的人懂得廖俊波。

林莉或许还不知道,就在廖俊波走后的一个星期,政和有一群人聚集在音乐广场,为他举行了民间传统的“做七”活动,以表达怀念之情,祝愿心目中的好人好官廖俊波在天堂安宁、快乐。

那天晚上,夜空中的月亮、星星清辉如银,代表生命符号的48根白蜡烛在微风中悄然泪下。庄严肃穆的氛围中,人们唱起了满文军的那首《懂你》:

在我忽然想你的夜里

多想告诉你

其实你一直都是我的奇迹

一年一年风霜遮盖了笑颜

你寂寞的心有谁还能够体会

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

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四周寂然无声,人们都已进入夜的梦乡。林莉坐在沙发上怔怔地、沉浸在往事的片段之中,有上大学时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画面;也有大埠岗中学教书时激情燃烧的青春年华;一家三口在书店的击鼓传花、读书接龙;还有深夜丈夫在公交车站等候妻女的身影……

这么想着忆着,林莉神情有些恍惚起来,不由长叹一声,与俊波离多聚少的日子过得太快了,两人不经意间就走到了世事不惑、感知天命的人生秋天?林莉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不知是谁说的:“幸福是你爱的人就在你身边。”这话似乎是因了她而说?

林莉在纷纷的思绪间,却见丈夫笑微微地站在面前,连说了三个“要”字:“老婆,我要出一次远门,要跑好几个省,要去很久的一段日子。”

“路上慢点。”林莉习以为常地应了一声,也突然想起来说:“老公,你晴天好端端地给我买件风衣干吗?”

“哦,我不在的日子里,若有风雨,你便穿上它。”

“哎,都三月天了。春,马上就到了呀。”

廖俊波听了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带上了房门走了,不同于往日的风风火火,他走得很慢很慢,一步一回首。

乍暖还寒的风从窗外吹过,惊醒了梦中的林莉,她似乎听到那熟悉的、轻轻的开门声,是老公廖俊波又转身回来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嗨,老婆,外面起风了,我带把伞去……”

就在林莉惊喜的瞬间,廖俊波在她眼前突然闪亮,变成了一颗耀眼的星星,冉冉升起在遥远的夜空中。

(完)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