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 (连载 三十七)

2019-10-13 08:54:36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一天傍晚时分,园区老总陈智强接到客商的电话,说是他手下人怠慢误事,要他立马亲自解决施工期间停车难的问题。他便带着工作人员赶了过去。刚到施工地手机响了,他接电话的时间只不过一分钟左右,转身却见客商与工区的工作人员吵了起来。

“你们就是言过其实,平时口口声声说有困难就会及时地解决,怎么现在才过来?”客商满脸不高兴,大声发牢骚。

“今天的事太多了,总是要一件件地解决,不是吗?”工作人员今天忙得团团转,说话的声调也有点儿高,不是很中听。

“早就跟你们说了,你们干什么去了?这个时候来,就是对我们企业的怠慢!”

“都给你讲了,今天的事儿多,我们是依序办理,所以现在才到你这儿。”

“谁信呐!都是客商,你们不要厚此薄彼。”

当下双方你来我往地争论起来,陈志强喝住了自己的手下,当场解决了停车难的问题,但双方是不欢而散。

不料这个客商仍耿耿于怀,把事情反映到了廖俊波这里,要求他主持公道,是非对错,给一个说法。廖俊波听完后,知道问题都解决了,没多大的问题,但既然有投诉就必须认真对待。管委会有过规定:一旦出现新区工作人员与落户企业产生冲突,要及时处理,不让矛盾纠纷过夜。

当晚,廖俊波把陈智强和他带去的工作人员,以及客商召集到管委会进行面对面的解决。事情一摆,显然是双方都有不妥的地方。

廖俊波听完原委,笑嘻嘻地说:“看来都是误解惹的祸,咱们都是一家人,发生点摩擦很正常,就像牙齿碰到舌头一样。今天的事,管委会处理不够及时,错为多,再忙都不是理由。在此我赔个不是,大家握握手,不愉快就没了。”

客商一走,廖俊波立即收起笑容,批评陈智强道:“我不久前还在大会上点名表扬你,说你分管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怎么今天就竖尾巴啦。”

陈智强分辩说:“今天我手下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两天工地上确实忙得不可开交,但我们还是帮助解决了问题。可这个人的口气也太冲了。”

廖俊波道:“就冲你这句话,认识便是不到位。不管客商态度怎样,只要一吵架,便是我们的不对。我们是为客商提供服务的,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此风绝不可长,你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写一份检讨给我,必须深刻一点。”

陈智强平日里是个很有性格,很要强的人,而且怎么说也是一个有资历的正处级领导,但他没得话说,谁叫自己敬服廖俊波,士为知己者死,活该如此。他嘴上不服,但很是理解廖俊波严苛要求的用心与苦心。晚上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写了整整四页半的检讨书,从主观上剖析了原因,提出了进一步提高服务客商的认识,包括改进工作方式方法。这件事对管委会的工作人员触动很大,服务客商的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

笔者若文亲历过一件事,深为廖俊波的担当和为人所感动。有家政府特许经营权的公司,内部股权重组,引进外地企业的资本,既不涉及公司名称变更,也没有改变经营的性质和范围,但按原来的规定需要主管部门的批复同意。部门的分管领导不知是怕负责任,还是业务不熟,先是考虑既不反对,也不出文;后是提出由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外地入组公司的副总带着会计和法律顾问一等就是个把月。实在无法,找到我们反映,准备第二天就打道回府。我与廖俊波打了电话,他不顾已经下班,手头还有许多事务,连夜听取企业的汇报,查看相关资料,协调有关部门,立即着手办理。然后与我回话:“老哥,事情已经办妥,有关人员也吸取了教训。今后你能否不要对外数说这个主管部门,毕竟是我分管的。”

廖俊波花了大气力投入软件产业开发,有一些人对在武夷新区搞软件产业产生很大的质疑。有不同的看法与意见,这也正常。但有些话则是冷嘲热讽,话说得很难听:“在人才盐碱地的闽北搞软件产业是不是痴人说梦?头脑发热了,不顾实际情况想当然……”

话传到廖俊波耳朵,他只是一笑了之,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出来,肯定有人说三道四,别让负能量影响了正能量,应该让正能量消除负能量。因为认知观的不同,看法也就不同,如果去计较那些难听的话亦是不值。这种情况廖俊波的工作经历中亦不是没少遇到过。反倒正是因为这些不中听的话,往往激励了他更加认真发奋,激励自己全力投入,努力做好这项工作。

最终,廖俊波用事实回答了这个问题,武夷智谷软件园创园100天,已有26家国内软件企业签约入驻,达成意向的企业40家,其中4家还是上市企业。不久的将来,一座占地3.6平方公里的生态软件园会在这里崛起。

“底气足、自身硬,事业要上去,队伍不出事。”

这是廖俊波在大小会议上强调最多的一句话。他时常语重心长地对下属们说:“组织培养一名干部不容易,我们要倍加珍惜,千万不要去触碰红线和底线。”不管是在荣华山、政和还是武夷新区,廖俊波总要在大会上强调:“谁要是打着我的旗号搞工程,你们要马上拒绝,我没有这样的亲戚。”

一天夜晚,廖俊波从武夷新区回来,拐到市政府办公室取信件,遇见在隔壁加班的市长许维泽,两人有好些日子没见面了,见了面都感到特别的亲切。两人一坐下,话题便直奔武夷新区建设情况,许市长问廖俊波:“新区软件园的发展状况怎样了?这可是环保的好项目,是重中之重。”

廖俊波兴奋地汇报说:“已经有全国26家软件企业入驻,其中还有4家上市公司。”

许市长听了特别高兴,两人的谈兴愈来愈浓,共同对软件新区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与期待。廖俊波不由兴奋起来:“许市长,好些天没看到你了,高兴!咱们小酌一下如何?”

许市长亦是豪爽之人,点头赞成,欲叫办公室值班人员去买。廖俊波说别,当即自己下楼,跑到政府大楼附近小超市买了几瓶啤酒、花生米、榨菜等即便小菜,正副市长就这么少有地边喝边谈起来。许市长觉得最近廖俊波显得老了不少,尤其是头顶上的头发稀疏了许多,便言道:“我知道新区工作千头万绪,忙不过来,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注意劳逸结合,别累过头了。”他对眼前这位得力的助手十分欣赏,着实感到廖俊波为他分担了不少的责任,减轻了市长不少的压力与重担。

廖俊波笑嘻嘻地说累是有些累,但心里快乐着,他掏心窝子地说:“您是市长,是指挥员,有什么困难我先打头阵,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再请您出马。”

两人的杯中酒,一饮而尽,并击掌约定:等武夷软件园的入园企业达到50家时,再像今晚这样来一次对影成四人,每人三瓶啤酒,喝个尽兴。有了26家软件企业入驻武夷智谷软件园的底气,廖俊波对引进好企业、大企业、高科技的企业越来越有信心,开始到处寻找更好更大的项目。

如同过去的几十年,廖俊波生命里的最后几天是这样度过的:

3月11日凌晨2时,武夷新区,在研究完12项议程后,会议结束;11日早晨7时许,赶动车前往江苏连云港招商;

3月12日下午,回到武夷新区,开会;当晚,继续研究项目开工事宜;

3月13日早晨7时许,赶动车赴北京参加招商洽谈。

3月14日,廖俊波得到一个很诱人、很有希望的招商信息,立即喊来武夷高新技术园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智强,兴奋地下命令道:“拔了办公室的电插头,立即随我出发。”

陈智强知道廖俊波素来说走就走,亦没多问,转头回自己办公室拿随身物品。他们再一次进京找这家大企业洽谈。随行的秘书屈指一算,这是廖俊波为园区招商第15次进京。

这次拜访的企业大名鼎鼎,可不是等闲之辈,它便是中国最早的IT品牌之一的浪潮集团,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1号”就使用了浪潮生产的晶体管,很多上市的软件公司都是从浪潮集团获得技术支持,企业综合实力位居中国IT企业前几位。到达北京的第二天晚上,廖俊波与浪潮集团高层顺利会面,在座的还有浪潮集团福建公司总经理孙庆弟。准备工作十分充分的廖俊波与浪潮一方话题贴近、谈笑风生。一番交流下来,双方意犹未尽,有相见恨晚之憾,谈到直至夜深才作罢。

待次日再相谈时,双方不再客套,走形式过场,已是气氛随意,无话不谈,双方于聊天中达成了合作共识,临别时廖俊波与孙庆弟竟有惺惺相惜之意。

廖俊波约孙庆弟老总3月20日到武夷新区实地考察,孙庆弟一口愉悦应诺。当下,二人还悄悄私约了一件事……

3月15日,廖俊波飞抵福州后又赶到南平开会;夜里,从北京招商回到武夷新区。

3月16日上午,他参加了建阳区百日攻坚项目开工仪式;召开了一个安置房问题会议,下午,陪同客商考察。人感到有些疲惫的他,与南平政府办吴慧强聊起北京招商的收获时,便又倦意顿消,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不无得意地说:“这次招商啊,可算是对接到了软件业的一艘航空母舰,过几天浪潮集团总部的人与福建的老总就要来软件园考察,到时候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好好地向他们推荐我们的优势,千万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言罢,廖俊波少有的自得道:“如果浪潮集团能敲定在武夷新区的投资,那我们的软件园发展前景将会风生水起,让世人刮目相看。”

吴慧强直点头赞同,不无打趣地言道:“廖副市长,你一旦发现好的项目就像猫看到鱼一样兴奋。不过说真的,如果浪潮集团愿意来我们武夷新区加盟,你那宝贝的五张图里面又可添上浓浓的一笔重彩了。”

廖俊波听了开心地哈哈大笑:“这话有拍马屁之嫌,但我爱听!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大家扬鞭自奋蹄,武夷新区这张图将画得更新、更美。”

3月17日上午,参加武夷新区项目集中开工仪式后,开会研究审计工作;下午,陪同南平市领导调研;晚上,廖俊波和同事们开会研究工作直到凌晨2点,大家没有丝毫的疲惫之感,均被廖俊波的情绪所感染,被他描绘的武夷新区美好前景所鼓舞,会越开越兴奋,气氛十分热烈。

廖俊波身上有一种可贵品质,他能从日常平凡的工作发现快乐,所以他会说工作是快乐的,脸上总是充满了微笑。从某种意义上说,快乐本身就是一种品性,一种对自己的道德,也是一种对他人的道德。斯宾诺莎说:“快乐不是美德的报酬,而是美德本身。”快乐,因为它不但表现廖俊波对世间万物的欣赏与赞美,也给周围的人带来温暖和快乐,这亦是廖俊波的魅力之一。

直到廖俊波抬眼看到窗外的远方露出了隐约的鱼肚白,这才意识到快天亮了,连忙止住工作,把大家赶回家休息。

其实,对廖俊波自己本人而言,只要是工作期间,早已不分什么时间的早与晚,他曾对妻子林莉感慨道:“时间真的不够用,每天有48小时就好了。”

在武夷新区管委会,以及南平市政府大院,廖俊波经常是最后一个下班的人,有时忘记了时间的他会被锁在办公大楼里,不得不打电话给保安求援。南平市政府大楼的保安对人说:“市里有个经常对我们赔笑脸,说对不起的副市长,因为他总是半夜三更回家,说影响了我们的正常休息时间,要说声道歉。”

廖俊波每次出差回到南平,不管时间有多晚,他都要先到武夷新区的工地上转一圈,看上一眼才放心。在南平建设集团董事长伊雄的手机里,至今还珍藏着一张廖俊波去世前两天的照片。那是3月16日晚上10点半了,廖俊波从北京出差回来,刚下火车就直奔新区工地。因为那几天经常下雨,工地增加了铺设片石的内容,他一直放心不下,一定要去看看才能落稳回家。

2017年3月18日,南平城区。天空阴沉沉地不开脸。

大雨时时下个不停,气压低沉,压抑的使人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廖俊波比平时略为多睡了好一会儿,这个星期他三天跑了四个城市,每天只睡三到四个小时,太劳累了。

他醒过来对妻子林莉说:“今天是星期六,特意安排会议晚一点时候开,这些日子里大家忙得不可开交,也都有些累了,不能把他们的弦上得太紧了。”

廖俊波话虽这么说,自己却依然忙了整整一天。上午8点,他在南平市区参加一个协调会;下午2点半,开会研究武夷新区综合片区地价和武夷山国家公园有关工作;会后抽空听取了市国土资源局的工作报告;傍晚6点左右,他在办公室处理了一些信报文件,离开市政府回家吃饭后略作休息,等待驾驶员来车,准备赶往百余公里外的武夷新区,参加当晚8点召开的一场包含4个议题的项目建设专题会。

廖俊波在家里一天能完整地吃了三顿饭,这对妻子林莉来说,十分地满足,她高兴得脚步都轻盈了许多,简直太完美了。因为多少年来,丈夫难得如此。

回忆起那天傍晚的情景,林莉的心还在隐隐作痛:“那天俊波他回到家吃完晚饭,便坐在沙发上边听歌曲边等车,反复地放着那首他百听不厌的歌曲《那一天》,俊波说这首歌不仅词写得好,曲也娓婉,情也真切。尤其是经降央卓玛辽阔绵长的女中音一唱,有如天籁之音,从空中飞来,让人听了如痴如醉、深情回环。”

“那一天,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年,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已飞,飞成仙,只为有你,喜乐平安 ……”

廖俊波觉得这歌声触动了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进入了自己灵魂深处,发出了生命意义的呼唤,这是苍茫天地之间最为抒情的吟唱,这歌声表达了一种崇高的苦苦追问:我是谁?我来自于哪里?我要到哪里去?

如同歌中所唱:自己今生今世交给了党的事业,转山转水转凡尘,不为觐见,不问来世,只为能贴着共产党的伟大胸怀,只为苍生百姓的幸福安康。廖俊波我愿意扑下身子磕长头,匍匐在艰辛的山路上。共产党就是他心中的“佛”,人民老百姓就是他心中的“佛”……

廖俊波在缭绕的余音中不知不觉睡着了,林莉在厨房里洗碗时与他大声说话,也不见应答。待出来时一看:只见丈夫弯腰弓背,身体缩成了一团,脑袋则深深地埋在两腿的膝盖之间……

林莉见了,不由心头一紧,鼻子一酸,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她和廖俊波结婚生活二十多年来,从来没见过丈夫这种睡觉姿势,有点可怜的让人心疼。林莉叹了一声,轻轻地给他盖上一条长毛巾。

半睡中的廖俊波被惊醒,抬头睁眼看着妻子,神情有些朦朦胧胧地问:“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那还不是,一定是太累了吧?” 林莉嗔怨地言道,同时她惊讶地发现,丈夫的眼角似乎挂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向来在妻子面前总是一副精力充沛的廖俊波,不好意思地笑着挠了挠头,竟有些难为情地道:“老婆,今天真有些累了。”说着又有些自嘲地言道:“看来真是年纪大了,精力不如以前了啰。”

林莉拿手中的毛巾替他擦了擦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一直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不服气年龄的增长,不服气眼角爬上了皱纹的丈夫,脸上已长了两块老年斑,手上则更多。她看了心里难过,老公这两年真是老了许多,才四十八岁的人啊!不由心疼地安慰说:“才多少岁的人,说这话?要不就把会给推一推,明天再开好吗?”                (待续)

[责任编辑:姚心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