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连载 三十六)

2019-09-26 09:12:51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碧水丹山·万紫千红总是春

2016年秋天,枫叶红了。

历史将会记录下这浓墨重彩的篇章:南平人正在进行一场举世瞩目、极为浩大的巨量工程建设。早在2012年6月26日,《武夷新区城市总体规划2010—2030》获得福建省政府批准; 2014年5月27日,国务院批复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南平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的请示》,同意撤销建阳市,设立南平市建阳区;而南平市人民政府驻地将由南平市延平区迁至建阳境内的武夷新区。

武夷新区包括武夷山市全境,建阳市的潭城、童游、将口、崇雒、莒口、黄坑等乡镇、街道,武夷山自然保护区,涉及到邵武市、光泽县的部分乡镇,土地面积约4132平方公里,当之无愧地是全国唯一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于一体的著名旅游胜地。这块土地上拥有众多的历史文化遗迹,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构成了独具闽北特色的山水、人文旅游的优势。

2016年10月,南平市第五次党代会确定:把武夷新区作为南平发展的战略突破口,要在2018年年底有序启动南平市行政中心搬迁。在发展定位上,武夷新区将建设成为国际知名的“世界遗产地、绿色生态城”。这是一个适应新形势、符合南平发展、应三百万人民呼声所做出的正确决定。

南平市总面积2.63万平方公里,是福建省面积最大的设区市,地处福建省北部,武夷山脉北段东南侧,位于闽、浙、赣三省交界处,俗称“闽北”,境内山峰耸峙,低山广布,河谷与山间小盆地错落其间,具有中国南方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特征。被誉为“闽邦邹鲁”和“道南理窟”,曾涌现2000多位进士和17位宰相;革命战争年代,福建省委曾经几度驻在闽北,被誉为“红旗不倒”的红土地。

2015年3月18日,福建省南平市政府驻地——建阳区举行成立仪式,南平市建阳区正式揭牌。

南平创建武夷新区,不仅是为了拓展空间,聚合要素,对内,形成中心,对外,辐射外省,更重要的是彰显世界遗产地魅力,变品牌和生态优势为经济优势,壮大闽北发展的综合实力。这是闽北山河重整、凤凰涅槃的大事业,也是绿色发展、造福百姓的大行动。

作为自然和文化遗产双重遗产地,世界为数不多,中国区区4个。武夷山美在何处,价值何在?第一位给武夷山水赞誉的是一人独享两句成语的江淹,他用生花妙笔写道:“碧水丹山,珍木灵草”;而南北朝的顾野王誉其“千崖竞秀,万壑整流”;在此琴书五十载的朱熹则概括为“峰峦岩壑,秀拔奇伟。清溪九曲,流出其间”。后来人更是以“奇秀甲东南”称之。策划大师王志纲拟制的广告语是“千载儒释道,万古山水茶”,那位发起“把梧桐请回家”的上海人卜广胜的定论却是“感受武夷,感受纯真”。至于“人间仙境”“鸟的天堂”“蛇的王国”“昆虫世界”等等,则是人们的普遍赞叹。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用科学的、美学的语言表述武夷山的自然与文化遗产的价值,亦既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依据:就自然遗产而言,其一,武夷山是代表生物演化过程以及人类与自然环境相互关系的突出例证,保存了世界同纬度带最完整、最典型、面积最大的中亚热原生性森林生态系统,发育有明显的植被垂直系统。这主要集中在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内。其二,武夷山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地区,是尚存的珍惜、濒危物种的栖息地,简言之,动植物物种数量是欧洲的七倍。其三,武夷山具有独特、稀有、绝妙的自然景观,属罕见的自然美地带,是人类与自然环境和谐统一的代表,尤以九曲溪最为典型。就文化遗产而言,武夷山的“古闽族”“闽越族”文化遗存是业已消逝的古代文明的历史见证,以架壑船棺和占地48万平方米的汉城遗址为代表,文化遗址的核心是朱子文化,武夷山是朱子理学的摇篮,是世界研究朱子理学乃至东方文化的基地。所以武夷新区的定位为“世界遗产地,绿色生态城”。

可以想见,他日武夷新区建成,朱老夫子见之又会高声吟诵:“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

谁来担任前线总指挥?无疑,有着敢于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精神,并有荣华山产业组团建设、政和县脱贫经验的廖俊波成了南平市领导认可的首个人选。此时,他已是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

能者多劳、会者劳心。廖俊波又一次挑起了重担,常务副市长兼任武夷新区党工委书记。作为廖俊波个人来说,他深感到,此生能够造一座新城,繁荣一方经济,那是何等的幸事!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是一项历史性工程,非同小可、非同一般。自己一定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

廖俊波清楚地记得:2015年6月30日,在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会上,他当面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要做发展的开路人,勇于担当、奋发有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把握和顺应深化改革新进程,回应人民群众新期待,坚持从实际出发,带领群众一起做好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真正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对此,他牢记于心,不敢有一点的怠慢。

廖俊波欣然受命后,立刻进入角色,全面了解新区情况,组织有关部门、专家学者考察论证,反复研究后,在短时间内精心制作出了五张图,分别是:武夷新区总规图、南林核心区规划图、新岭工业园区规划图、将口片区规划图、兴田片区规划图。

每一张图都按照他的要求,将武夷新区拟建项目、在建项目和招商项目等落图标记,即时更新,文本与实际情况高精密地相符合。这图不仅仅是规划图、进度表,还是用以激励、鞭策自己,以及新区全体工作人员的参照物,它催促大家积极主动地去对接客商,千方百计地为落地的客商做好服务。

这五张图是廖俊波的好帮手,是时刻不离身的宝贝。他拿着这五张图汇报武夷新区最新的工作进展情况,让领导一目了然;走出去招商时,他把这五张图展示给客商看,武夷新区的美好未来尽在不言中;他拿着这五张图进行实地调研,落实各项目的选址方案;展开这五张图,他能够准确地把武夷新区城市规划、项目建设、产业发展等各项情况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为了新区的早日建成,他只能加班加点短时间内完成庞大体量的城市建设,轻轨、绕城高速、森林生态小镇、商务写字楼、云谷小区、引供水工程、学校、体育、旅游集散中心、汽车客运总站……它们涉及南平市政府迁移的市政设施、景观建设和社会事业等39个重点项目,投资高达数百亿。

新区产业蓝图绘制好了,招商引资无疑是头等大事,是急切要做的事,也是依然让人头疼、头大的难事。招商、招商,项目、项目,引资、引资。一说起这几个字眼,又让人想起当初全民招商之时,心有余悸,听了避之不及。如今大多数人得到了解脱,然而,廖俊波似乎是与这“招商引资”四字三生有缘,有着难以脱解的无奈。

难道不是么?从拿口工业园区到邵武工业园区,从荣华山产业组团到现在的武夷新区,都如影随形似地始终离不开项目引进、招商引资。屈指算来,有二十年了,他都在马不停蹄地在各地招商跑项目,其中的酸甜苦辣、千辛万苦,个中其味,难以言尽。

时至今日,招商引资更是大不同于从前,要求越来越高,不仅要招得来商,还得选好商、选好项目。随着青山绿水、保护环境的重视,要选经济效益优、环境友好型的大项目、好项目。

廖俊波认为这是正确的、必须的,过去粗糙的发展模式肯定要淘汰出局,回过头看,过去的有些事是得之桑隅,失之东隅。无序的快发展并非好事,那时候的拥有,其实是另一种失去。事物总是这样,得失无常,哪怕是再美好的东西,也无法拥有太久。

廖俊波在一次招商引资的会上坦言:“我们都曾经走得太快,有时还走的不够理智,不那么聪明。以牺牲环境生态的硬发展,得不偿失,如今付出了成倍、几十倍、上百倍的惨痛代价,有的甚至是无法用金钱来挽回。要做到与大自然和谐发展,首先自己当领导的要有悟性,要带头敬畏大自然,与自然界和山睦水,发展才能久远。”

为此,廖俊波告诫自己,作为一个手中掌握着一定权利的、有话语权、拍板权的负责人,绝不可图一时政绩,而忘却一个地方的持久发展,忘却人们将来生存环境,必须确保宜居之首要。

明者因时而变,智者随事而制。廖俊波在深刻领会习总书记“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的讲话精神,有着丰富招商引资经验的他梳理出一系列新常态下,具有前瞻性的理念,用来指导招商工作。

他反复强调说:“在新常态下,我们在招商中不要妄自菲薄,不能像从前一样,眉毛胡子一把抓。我们地处武夷山,绿水青山的‘双遗’之地,要引进绿色的、环保的、无污染的项目,做强我们的卖点;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这其中产业是支撑的关键点,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理念,培育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带着新理念的廖俊波再一次踏上了新征途,他身先士卒走出去,马不停蹄地拜访客商,洽谈项目。他每次去推介项目,事先都做好功课,不打没准备的仗。他会精心做几套方案,让客商一看就懂,一个方案不满意还可有多个方案选择。在武夷新区期间,廖俊波带队15次赴京,和鲁能集团、中国人寿、浪潮集团等达成投资意向上百亿元。同事们称廖俊波是武夷新区的“最帅推广大使”,每一次推介会,他都亲自上阵,从开场白到结束语,无一不精心构思。面对这些大型企业的高管,廖俊波平日里大量的阅读,积累了丰富的知识面与词汇派上了用场,他妙语迭出、博引据典、神采飞扬,让对方暗暗佩服,心生敬意。

在服务落地武夷新区的企业上,廖俊波推出了“派单综合审批包”制度。每个季度武夷新区管委会都会召开企业家座谈会,企业当场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包”,列成明细表,派单给有关部门,有关部门则给出解决问题时限。为了把“派单机制”落实,武夷新区效能办等部门组成联合督查组,进行督查,确保每个问题有单位回应,解决问题的结果及时反馈到管委会。同时他建立片区指挥长负责制,提高管理效率,推动项目建设提速提效。

高新企业,是廖俊波最看好的朝阳企业,因此他千方百计去对接谋划。他五次带着精干的小团队进北京,奔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洽谈项目落地的具体事项。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所长原民辉说:“两个字,敬服!廖俊波真是个实干的人,每次来都把议程排得满满的,到外面吃饭没时间,就只好叫来快餐,边吃边谈。”

廖俊波带领的团队高速运转,南平航天体验馆整个项目仅用80天就建成对外开放。这让以效率著称的中国航天人都不禁刮目相看。很快,南平航天体验馆成为了大武夷旅游的新热点,前来体验的游客络绎不绝,航天体验馆独特而神奇的魅力,使得游客们常常流连忘返,舍不得离去。航天旅游的巨大潜力,让廖俊波欣喜的同时大有触动,雄心勃勃的他开始谋划建设一个“航天小镇”。

2017年3月14日,一碗红豆粥,两块烧饼,三个小时的一次长谈,又构成了廖俊波与原民辉相会的一幕。他们交流了建设“航天小镇”的看法,两人越谈越兴奋,英雄所见略同,共同勾勒出了“航天小镇”的美好蓝图。

临别时,原民辉大有感慨,被廖俊波的创业灵感与实干精神所折服,不无歉意地说:“下次来可别排得这么满,我得请你吃一次北京烤鸭。”

廖俊波连忙道:“不不不!不好意思,该是我请客才是。”他在心里责怪自己总是忘了这方面应有的礼节。

武夷新区的项目从一开始就是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南平实业集团总经理、武夷高新技术园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智强,亦是武夷新区武夷智谷软件园的负责人,对园区项目“双高”的要求十分清楚,因此,他聘请了上海业内比较出名的某家设计院做创业园的规划。

有一次,在听取陈智强的规划汇报时,细心的廖俊波看出了问题,当即提出了不同意见:“园区总共1000多亩,这个规划里,仅铲平山头就要花费8亿元,土方怎么要这么多钱呢?你们把规划再仔细复核一下,是否有优化的空间?”

陈智强见说,细细想了想,觉得廖俊波说的有道理,自己怎么就没意识到?怪不得大家都说他不仅在产业谋划、招商引资上是个专家、高手,在建设专业领域里也是行家里手,有时到工地现场一看就知道是哪一道工序、用什么材料、需要多少用工量?

陈智强二话没说,立马与设计方再进行详细的沟通,设计方一五一十地讲了设计的过程,土方量的计算等等。陈智强是有备而来,自是听得仔细认真,终于恍然大悟,他从设计方的说明中发现了土方量大的原因。

他找到廖俊波汇报:“原来这个设计院是按照一马平川的地形区设计的,而不是根据我们园区实际地形特点设计的。”

“这就是设计方不负责任,脱离实际了。虽然上海的这家设计单位水平很高,名声很大,但不一定适合我们,请他们放下架子,进行重新规划。”

廖俊波同时建议说:“我们地区多山地,不是一马平川,应该依据武夷新区的地形、地势重新规划,让创业园融入山谷中,与自然和谐相处,给前来创业、就业的人提供更舒适的工作、居住环境。”

陈智强根据廖俊波的建议和设计院进行了交流,在双方充分探讨后,设计院承认自己确实考虑不周,要对规划重新优化。并对提出这一修改建议的廖俊波表示出一种敬佩与敬意。这一项重新规划,不但节约了6000多万元资金,增加了可使用地面积,还使得创业园置身于自然的山水环境之中,确实让人感到赏心悦目,环境优美,可谓是一举三得。

事后,陈智强赞道:“廖书记你果然厉害,一句话就省了几千万元和几十亩土地,尤其是这创业园的环境有多漂亮。”

廖俊波听了摇头道:“你别夸我,园区建设我接触的比较多,只是有些经验而已。说实在话,还得感谢书给予的知识面,你知道么?当年明朝在修建武当山时,永乐皇帝曾下圣旨,世间万物皆是顺应自然规律而成,山川草木,河水流向,一切皆让它们处于自然状态中。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务使武当山宫观依山傍势营建,不动自然一草一木,万万年与天地同其久远。所以才有了今天与大自然环境和谐共处、相辉映射的武当山。看来,我们的老祖宗们是很智慧的,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都要好好学习,得继承发扬才是。”

2017年1月,武夷新区,如火如荼的建设工地上。

在人们的眼中,领头人廖俊波精力充沛,风风火火;两眼炯炯有神,目光善良而敏锐;脚步有节奏,步履轻盈地带领党员干部全力以赴投入到加快新区建设上。他经常是南平市区、武夷新区两头跑,来去匆匆、马不停蹄,身影闪现在一个又一个的项目工地上。

夏天炎炎、酷暑难当,廖俊波到武夷新区天圆地方项目察看施工进度,发现工人们挥汗如雨,湿透了衣衫,有的干脆光了膀子干,火热的太阳把皮肤都烤熟了。廖俊波看了着实心疼,亦有些生气。他把项目负责人拉到一旁:“你们企业的文化宣传做得这么好,但不够人性化,这么热的天,要注意工人们的防暑。”

当天傍晚,他就叫人送来防暑降温药品。不久,他把医务人员请到现场,在工人们休息时给工人们讲防暑降温技能。

焊枪鸣响,火花四溅。

廖俊波到闽铝轻量化车间(南平铝厂的分厂)工地巡查,发现项目建设推进存在不小的问题。廖俊波当即找来负责对接该项目的武夷新区管委会副调研员张颖,沉下脸毫不客气地说:“这个项目的建设,你有没有一竿子插到底?”

张颖是位女同志,是一个很有阅历、有工作能力的领导,被廖俊波这一责问,先是懵然,后是感到委屈。心里纳闷,廖副市长怎么会这样说?自己尽心尽力,时时都在努力为企业服务,从没有一点怠慢过啊?于是她很坦然,而且很肯定地答道:“有啊!我一直在现场帮施工方协调解决问题。到目前为止,每天都是严格按照进度表完成建设任务。”

廖俊波正色道:“你再认真看看进度表,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么大体量的钢结构预制吊装,以他们现有的施工能力,不可能会按时完成进度。”

张颖闻言一怔,觉得自己在这一点上倒是真没细心对待,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她急忙找到施工方一问,不料施工方说的与廖俊波说的如出一辙。张颖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疏忽了这个问题,如若不事先解决,到时肯定全抓瞎,影响到整个新区的工程进度。

她立刻向廖俊波汇报了实情,承认了自己的粗心大意。在廖俊波的协调下,南平市经信委在全市范围内找来一批优秀焊工,火速支援闽铝轻量化车厢和物流车项目的施工。顿时施工工地人影椽动,焊枪鸣响,火花四溅,很快就解决了问题。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