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 (连载 三十五)

2019-09-20 17:15:22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虽然县委书记权重一方,但亦有难言之苦,上有方方面面、下有千头万绪,工作繁忙,应酬不及,风险难测。更不用说当今社会新旧交替,各种矛盾加剧,群众火起来干脆直接找县委、政府一把手上访,让领导们头疼不已、躲避不及。

但是,廖俊波办公室的门却一直向群众敞开着,只要谁有问题反映,有诉求,来到他的办公室,他都会用真诚的笑容相迎,认真倾听。能够当场解决的问题,他雷厉风行,绝不打哈哈,拖泥带水,若不能当场解决的问题,诚恳说明缘由,请来访的群众先回去,他会尽快地处理回复。受他接访的群众都或能很快收到他的答复,或能接到有关部门的处理结果。

廖俊波说:“不要老把自己当个官,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对群众要平辈论交,不摆架子。上场当知下场时,有上场的机会就好好干,留下一点值得老百姓留念的印迹。帮老百姓干活,保障群众利益,怎么干都不过分。”

廖俊波工作二十几年,无论在什么岗位,一心一意为群众谋福祉,但凡群众对他提出的要求,他想方设法去满足。他对信访局的干部说:“万事不求人,求人万般难。求人是很无奈的事,老百姓来上访、来求我们办事,亦是迫不得已。我们将心比心,一定要体谅他们才是。”

钟巧珍是政和县出名的老上访户。

一提起廖俊波,钟巧珍便热泪盈眶:“没有廖书记,我现在肯定还在天天告状,他是我的大恩人!”

她与邻居曹某因宅基地纠纷长期上访,从1990年法院判决不服起,上访长达二十余年。廖俊波到任政和后,他曾多次亲自接待过钟巧珍,并先后多次对她的信访件作出批示,自己亦主动上门了解情况,进行双方调解。在廖俊波的努力和重视下,2015年6月24日,当事双方纠纷终于成功调解。如今,钟巧珍已经在调解成功的162平方米宅基地上盖起了新房,更重要的是帮双方解脱了无尽的烦恼。

今年71岁的张承富,家住政和县熊山街道渡头洋上河滨路。

他家所在的片区共有18栋房子,背靠七星溪河滩,垃圾堆积,肮脏不堪。一到夏天,蚊蝇滋生,令人难以忍受。

此处的18户居民们聚在一起商议办法,认为在房子背后修建一条步行栈道可以解决脏乱的问题。于是,张承富被大伙推举牵头成立理事会,负责栈道修建事宜。长280米、宽3.2米的水泥栈道,计划采取“民办公助”的方式,预算约60万元。居民们自筹了60%的资金,但申请公助的部分却始终没有着落。

2015年5月的一天,老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径直找到廖俊波。之前,张承富听人说县委廖书记不错,很务实,就找来廖俊波的手机号码,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发了一条短信。没想到廖俊波当即回应,请他到办公室面谈。见面时,把详细情况摸清楚了,廖俊波跟他说:“放心,我们一起想办法。”

张承富听了感到心里热乎乎的,今天真是来对了,看来这事大有希望。为啥?因为廖书记说了两个字——我们,这两字他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廖书记的“我们”,说明把这件也当成了他的事,共同的事。这跟以往打哈哈,踢皮球的回答完全不同,这是跟咱们老百姓坐一条板凳的县委书记。

张承富回去把这事与大家一说,大家不禁喜出望外。亦有人听了不以为然,半信半疑,认为张承福是一厢情愿想当然。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没几天,廖俊波召集了有关部门负责人研究,将河滨路修栈道的事列入了民心工程。

2016年,栈道终于修通了,渡头洋上河滨路沿河18户居民兴高采烈,敲锣打鼓,放鞭炮庆祝。张承富老人感慨不已,发自肺腑书写了一副对联贴在自家的房门上:“当官能为民着想,凝聚民心国家强”,横批是“俊波你好”。

张承富对这副对联珍爱有加,春节前夕看到对联有些褪色,又重新写了一遍贴上,至今仍然醒目耀眼。

张义建是当地特色小吃“东平小胳”制作传承人。

2015年的一天,他骑着电动车去找廖俊波,讨教商标注册的事。去时天朗朗,半途中却下起了雨,张义建准备离开时,那雨还在下。廖俊波看着张义建被雨淋湿了的裤腿,随即找出自己的雨鞋,让他试试脚。张义建不肯,说:“那怎么行,我穿走了,你下乡没有雨鞋穿了,明天还得跑一趟送还回来。”

廖俊波笑着说:“还什么还?我这还备有一双呢。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你若不嫌弃就把这双雨鞋穿走吧。”

每当下雨天,张义建就特意穿上这双雨鞋,不无显摆地告诉朋友们说:“这是廖书记看重他,送给他的哩。”

但现在,这双雨鞋张义建舍不得穿了,把它洗得干干净净,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当作了珍贵的回忆。

刁桂华是南平市延平区的一名民营企业家。

2011年的一场大雨,她的旧厂房周边发生塌方,出于将来搬迁考虑,她竞拍了一块新地。没想到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交纳土地出让保证金后,她遭受飞来横祸,成了一起非法拘禁案的犯罪嫌疑人,被关进了外省的看守所,虽然最终证据不足,检察机关决定不予起诉。可是,当她恢复人身自由,再去办理土地出让事宜时,却被告知要交纳上百万元的滞纳金。

刁桂华此时已经倾家荡产,向政府相关部门反映,希望能够减免滞纳金,让难以为继的企业继续生存下去。但几年下来四处奔波,求爷爷告奶奶,没有一个人理会她。绝望的刁桂华百般无奈、绝望之下甚至产生了厌世轻生的念头。

是廖俊波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命运。

那是2015年年末的一个市长接访日,廖俊波接待了刁桂华的上访,在倾听她的诉说后,深感同情。由于不少上访的人在等着,而且刁桂华的事比较复杂,需要认真核实了解。廖俊波便留下了自己办公室的地址,让刁桂华周末再来找自己详细说明情况。

刁桂华接过地址与电话号码的纸条,心中半信半疑,以为这又是当领导的推脱之词,因为在此之前无数次的遭遇,让她不敢抱有多大的希望。

星期六那天,抱着一丝希望的刁桂华来南平市政府大院,在门卫的指引下找到廖俊波的办公室。但不知为何?她感到心跳得厉害,双腿有些发软,一进门口就跌倒在廖俊波的面前。

廖俊波连忙一把扶住了刁桂华,关切地问摔着了没有,微笑着安慰她道:“你别急,也别担心,要相信我们办法总比困难多。”

刁桂华一听此言,心不再乱跳,腿不再发软。她觉得这个廖俊波副市长的声音就像天底下最好听的天籁之音,她觉得自己的企业有救了!她一五一十、前前后后,详细地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廖俊波极其认真地听完了刁桂华的诉说,表态说事情确实比较复杂,在两个月之内会给她一个实实在在的答复。

令刁桂华没想到的是,仅过了大概十天,又是一个周末,还是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周末,她突然接到了廖俊波打来的电话:“桂华你在厂里吗?我到你的工厂门口了。”

刁桂华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跑出来一看,果然是廖副市长来了,他是打了一辆出租车来的,正付完钱跑了出来,浑身一下就淋湿了。把刁桂华感动得泪水立马溢出了双眼,她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廖俊波不让她倒水泡茶,先实地勘察了那被山体滑坡泥石流掩埋的旧厂房,又到厂周围走了一圈。回到刁桂华的办公室说了一句:“厂房的锅炉房紧挨着你的办公室,这么做很不安全,得抓紧整改。”

刁桂华听了又是一阵感动,心想,这个廖领导确实与众不同,是真正下来关心企业的,看来自己这个厂有希望了。

一个月后,在廖俊波亲自签字担保下,企业终于免交了滞纳金,拿到了新拍的土地使用证。此后廖俊波一直关心着企业的后续发展,帮刁桂华牵线搭桥,联系了产品代加工的工厂,还时常发短信打电话询问新厂房建设的进展情况?厂房的开工许可证拿到了没有?食品许可证拿到了没有?

今年春节前,刁桂华给廖俊波发了条短信,想给他送两只自家养的土鸭子,说他肝火大是因为太辛劳了,土鸭汤是很滋阴的。

廖俊波亦也感动说:“千万不要客气,等你把厂房盖好,邀请我去你厂里,舀一瓢热热的麦芽汁给我尝尝。”

2012年11月8日的傍晚,在石屯镇中心小学读三年级的郑建锋回到家中时不时地吐一口黄色的东西,尔后出现了恶心、呕吐的现象。母亲邵惇妹连忙带他到镇上看医生,医生说是感冒了,让孩子服了药,躺在床上休息就行。可是郑建锋还是一直在呕吐,病情更加严重。邵惇妹再三询问儿子,是否吃了什么东西吃坏了肚子?

儿子这才说吃了同班同学从家里带来的蓖麻子,说吃下去能练成神功。邵惇妹一听急了,有可能是这东西吃坏了人?连忙把孩子送到县医院,又赶快把情况汇报给校长。经了解,班上目前发现有22个孩子因为吃了工业蓖麻子,都出现了中毒症状。随后,这些孩子们陆续被送往政和县医院。

半个小时后,闻知消息的廖俊波就赶到县医院,他挨个查看孩子们的病况,与每个家长谈话、询问情况,安慰他们,指示医院领导:“尽最大努力救治孩子,给这些孩子开设绿色通道,并把孩子们的病情向上一级医院问询。”言罢便焦急地匆匆离去。

县医院马上联系南平市第一医院,并请来了专家来会诊。据介绍,工业蓖麻子毒素的毒性是氰化钾的上千倍,有毒成分为蓖麻毒素和蓖麻碱,蓖麻毒素2毫克、蓖麻碱0.16克即可致人死亡。

请来的专家建议:“病情不容乐观,包括郑建锋在内的8位同学中毒比较严重,要连夜转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抢救。

晚上已经快12点了,廖俊波又来了,听了专家的建议,决定开出4辆120救护车,他亲自陪着8个孩子转福州总医院救治。

而在此之前,廖俊波从县医院匆匆离去,是因为怕还有其他的同学吃了蓖麻子,但却给疏漏了。于是他立即下乡,带着班主任和村干部跑到石屯镇的每一个村里,挨家挨户询问其他孩子状况,一直跑到晚上11点多,将全年级100多号学生全部排查了一遍才放下心来。又赶到医院送孩子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抢救。

之后的十几天中,廖俊波一直关注孩子们的病情,时常打电话给家长们,直到孩子完全康复出院。

事情已经过去5年多了,邵惇妹至今仍是感恩戴德,眼含泪水说:“如果不是当时廖书记的操心和倾力相助,我的儿子如今还不一定能够活在人间。”

2013年,政和县石圳村。

石圳村是政和县松源村的一个自然村,有500 多人口,原来是远近闻名的一个垃圾村。曾有古码头文明历史的河沟,淤积了竟近三十年的垃圾,村子里很多地方臭得都要捂着鼻子走。俗话说:身在臭中不知臭,麻木了的本村人生活在臭烘烘的环境中竟然都习惯了,见怪不怪。但村外人是避之不及,都不愿踏进这个村子。

2013年9月,回到娘家的袁云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动员村里的9个姐妹,成立了村巾帼理事会,义务清理垃圾,整整用了三个月时间才把垃圾清理干净。

廖俊波知道此事后,特意专程来到村里鼓励她们,他对巾帼理事会会长袁云机表扬道:“云机啊,你们十姐妹可是带了个好头,但要一定坚持下去才是。”

袁云机带着廖俊波在村子里边走边看,吐着苦衷:“石圳村有几百年的历史,以前很繁华,人来人往,但现在,青壮年都跑出去打工了,村民家里还很穷,村集体也没有一分钱的收入……”

廖俊波一路认真地听,思索道:“村子干净了,还只是第一步。要是能绿起来、活起来、游起来,美丽的石圳就能带来财富。那时候人们可就都回来了,你们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们。”

在廖俊波的眼里,他并非只是看到石圳村的干净与否,这不是他的目的,他从石圳村所处的地理环境,从周边的地势、山山水水,从古建筑的大青瓦老砖,从村头的大树、路边的小草,看到了这个村潜藏的旅游资源,他在心里打算:把落后的环境污染的石圳村变为一个富裕的美丽乡村,培育成一个脱贫致富的先进典型。

从那以后,廖俊波每个月都要到石圳村三四趟,逐渐与村民们熟悉起来,他几乎能叫出村里每个人的名字。每每进到村里,他都会主动微笑地与大家打招呼,问大家最近有什么想法,遇到什么困难,有没有需要他帮助解决的?

村民丁彩女,她的房子紧靠进村的路口,位置特别好。可一家人苦于生计,长期在浙江丽水打工,房门紧闭。2014年春天,丁彩女回村时遇到了廖书记。廖书记说:“老姐啊,你房子的位置这么好,不开个餐馆太可惜喽!”

丁彩女回答说:“廖书记,没钱啊。”

廖俊波了解到村里类似丁彩女这样情况的人有不少,于是亲自出马,多方筹集资金,很快就把丁彩女等5家人的旧房子修得古色古香。现在,农家乐、自行车观光项目也做起来了,石圳从美丽乡村逐步转变为旅游景区。

廖俊波对村民们鼓劲说:“不赚钱的项目,譬如装路灯、修路、造桥之类的事,由我们政府来做,赚钱的项目,你们自己来投资。”这番实实在在的话,温暖人心,调动了石圳村人的创业激情。

石圳村的人们开始修缮古院落、疏浚古水渠,建小茶馆、办农家乐……石圳人以干得助,村里的水、电、桥、路灯等基础设施,逐步得到完善,成为全县第一个没有电线杆的村庄。廖俊波还亲自带着客商来到村里,自己拿着话筒当讲解员,帮忙引进了3家茶企业,还送给村里20多辆休闲自行车。一年后的一天,丁彩女在自家店里见到了廖书记。“老姐,生意好吧。”廖俊波问道。丁彩女的脸上高兴得早乐开了花,忙不迭地应道:“廖书记,我学着把生意做起来了。刚开始不怎么样,有时一天赚不了几块钱,可我们相信您的话,今年,村里的旅游项目多起来了,生意大不一样了,最多的一天,我能赚到上千块呢!” 廖俊波也高兴地说:“是啊,苦日子该到头了!今后石圳村还要多种树、种好树,让四处都绿起来,结合古码头文化建设生态村;活起来,引进适合的产业,让村民打工不出门;游起来,充分发挥石圳靠近县城的优势,发展乡村旅游。”

现在的石圳村,铺就了鹅卵石巷道,恢复了古码头、古酒坊、古戏台,尽显古色古香;更有葡萄园、樱桃园、草莓瓜果园、白茶手工坊等琳琅满目,赏心惬意。在这里四季都有不同的生活体验,石圳成了远近闻名的美丽乡村、白茶小圳、旅游佳境。

2015年,石圳被评为“国家3A级景区”, 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游客超1万人次。2016年,石圳村又被列为福建省第一批特色小镇。全村一年的旅游收入超过100万元,村财收入达到40万元,有100多个村民回家创业,就连三个大学毕业生,也被吸回到村里创业发展。石圳由垃圾村、贫困村变得越来越美,村民越来越富足。

屈指算来,廖俊波到任政和后,每年都有至少30个城建项目在建,县城日新月异,一年一个大变化。

2012年的一天,傍晚时分,他找来县政法委书记王延中散步,行到溪边,突然问道:“如果在七星溪上再建一座新桥,你有什么想法?”

王延忠迟疑了一下,说:“县财政还有富余的钱么?”

“可以有一点启动资金,但建桥肯定不够。只是你看,市民们来来往往很不方便啊。”廖俊波有意拉长了语调,看着王延忠说:“不建桥,老百姓有些不高兴呐。”

王延忠听了做声不得,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今天廖书记有意来到这里,肯定是想把这建桥的任务交给他,只是县财政口袋里没钱,不好下硬性任务而已。

生性爽朗、心直口快的王延忠干脆挑明了话题:“我看可以利用民资的力量建桥,而且最好建一座有特色的步行桥。”

廖俊波抚掌笑道:“知我者延忠也,咱们可是想到一块去了,政和就缺少一座能供居民休闲的步行桥。你说桥建在哪里比较好?”

王延忠想了想:“县二中附近河段就比较适宜建桥。那里不仅能方便群众来往七星溪两岸,还能分流二中学生,减少交通安全隐患。”

廖俊波点头道:“英雄所见略同,咱们又想到一块了。”

随后的不几天,廖俊波带着王延忠与县人大副主任许绍卫前往实地反复查看,敲定了此事,由王延忠、许绍卫二人负责建桥事宜。

步行桥2012年7月开始建设,酷暑热火,廖俊波一有空就会到建设工地走走看看。有一次,廖俊波对王延忠说:“听说民间捐资了300多万元,非常好。不知现在钱够不够?”

王延忠汇报说:“原来预算是580万元,实际建设采用包工不包料的方法,节约了近百万,还有一些资金缺口,能支持一下当然好了。”

廖俊波当即表态说:“回头我找县长商量一下,县里也该出点钱。剩下的钱你们就不要再麻烦集资人了。”

2013年底,步行桥顺利竣工,因桥上设有两座供行人避雨的亭子,便取名为“双亭桥”。在双亭桥头南岸的小广场上,王延忠和许绍卫两人商量后有意立了一块空白碑的石头,欲请廖俊波题字存念。

廖俊波听了坚决不同意。当即回绝了他们。

过了一段时间,王延忠和许绍卫又找廖俊波讨字,他还是不肯。二人干脆不走了,执意要他写。廖俊波在与他们谈话间,不经意随手在案桌上的空白纸上写了“善德行远,爱在政和”几个字,但没有落款。二人一看,以为是题字,立刻上前“抢”到手。

廖俊波急了:“这可是写着玩的钢笔字,不能拿去镌刻的。”

二人得了字,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廖俊波拦之不及,大声道:“你们可不要自作主张,除非我人不在,走了,你们要刻我也没办法。”

王延忠在采访时,回想这事不无后悔地对笔者言道:“至今想来,这话有些不吉利,一语成谶哪。”

廖俊波担任县委书记后,2012年县域经济发展指数在全省提升35位,2013年、2014年、2015年连续三年获全省发展十佳,财政收入、GDP、固定资产投资、工业产值均实现翻倍。

2015年,在党的生日前夕,廖俊波荣幸地参加了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表彰会,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近距离聆听习总书记的谆谆教诲。为此,他感到无比的自豪,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造福一方的干劲更足了。

从北京回来,他拿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奖状和与习近平总书记一起合影的照片给爱人林莉看,分享自己的喜悦。林莉看后,准备把奖状、合影照片收起珍藏,却被他阻止了,说:“这崇高的荣誉是全体政和县人民的,不能私藏。”

林莉说:“那就挂到你办公室去?”

廖俊波说:“我办公室都挂满了地图什么的,没有空间了,挂到它该挂的地方去吧。”

林莉十分理解自己的丈夫,便把奖状、照片小心翼翼地包好还给了丈夫。第二天廖俊波把奖状与合影照片送到了政和县档案局。

在廖俊波的办公室,没有一件荣誉的见证,书柜与桌面里,摆放着的是《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2016年版)》《习近平关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论述摘编》;还有两个版本的《摆脱贫困》;两本《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一本《不朽的丰碑——谷文昌精神干部学习读本》。

古人言:“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俗语亦言:“低头的是稻穗,昂头的是秕子”。

廖俊波正是以此诫勉自己,他深刻体会认为:“古人的话极有哲理,谷子成熟了,就低下了头,向日葵成熟了,也低下了头,昂头是为了吸收正面的能量,低头是谦虚谨慎,懂得低头,会看清自己脚下的路,懂得低头,才能忍辱负重,懂得低头,低头便见水中天,懂得低头,也是人生中的风度和修养。”

时光荏苒,一晃而过。不知不觉廖俊波到政和已经四年多,都道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与政和情浓意浓,战犹酣、未下鞍的廖俊波接到了一纸调令,回南平市政府就任副市长一职。

夜晚来临、华灯初上。临别政和的前一天晚上,思绪起伏的廖俊波悄悄一个人在县城里漫步,时走时停,时停时走。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舍,他感叹时间如驹,真是过得太快了。想起五年前,他登上铁山大岭,站在高入云霄的鹰嘴岩上,大声疾呼政和太需要一场胜利了的镜头,犹如就在昨天,不由令他感慨万千。此时看到市民广场里男女老少闲聊、蹦跳、欢唱,是那么的惬意,那么的有获得感、归宿感、幸福感。曾几何时,政和没有高速公路,没有市民广场,没有像样的桥梁,甚至没有红绿灯、斑马线。他与政和的同事们谋划实施了“一城两镇”大城关战略,启动31个城市建设项目,如今迎宾大道建起来了,主街改造好了,政和广场、文化中心投入使用了,9座市政桥梁竣工了,宁武、松建高速公路通车了!千年古城一年一变……

想到此,廖俊波在一高处停下脚步,久久深情地望着夜景中的县城,扪心自问,自己应该是尽力了。他在欣慰的同时亦有些遗憾,如果自己在政和主政期间一些事再多抓紧点,或组织上再多给点时间,或许能让23万政和百姓有更多的幸福感。

他曾深入乡村调研,亲自草拟了洋洋数万言的《政和县生态资源及国有资产管理运营方案》,设想将来全县的林、竹、水库等生态资源和非生产性的国有资产整体打包到国有资产运营公司进行保护开发利用。这样就能把生态资源转化为生态资产,解决发展所需的资金,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又能从源头保护生态。为了保证《方案》的科学性、可行性,他带着时任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董礼义专程前往北京大学,请教专家教授,召开论证会。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来不及亲自实施了。

还有“二五区”的扶贫攻坚,还有村级集体经济的壮大,还有竹工业品设计大赛……他有太多太多的想法,因为他对这方土地有太多太多的情怀。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