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 (连载 三十二)

2019-09-20 17:09:29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石屯村委会主任杨上生因为征地补偿款找过他,廖俊波帮助解决;

凤林村的农民吴义涛想找个工地做个保安,也找过他;

凡找他的老百姓,都能找到他。而且廖俊波接待来访的人,有个不成文的顺序规定:基层群众先来,企业主先来,最后才是政府的干部。在他的影响下,机关干部作风大变,正气上扬。

廖俊波有个习惯特点,对待领导干部要比一般干部要求得严,对待一般干部要比群众来得严。在一次党风廉政建设会议上,廖俊波提问在座的各乡镇、党委部门的书记们:“党委负主体责任,那么你们说说主体责任都包含什么内容?”

没想到廖俊波的提问让一些党委书记面面相觑,竟然答不上来。在座的一位党委书记自以为资历颇深,平日里讲话也有些老油条,不无找台阶下地轻声道:“记忆力不好,记不住,但是我看大家做起来都会心里有数。”

本是笑微微的廖俊波听了变脸,当即发火斥责道:“当党委书记的,如果连主体责任的内容都说不清,我看就不合格!”

廖俊波这句话,让众多的乡镇党委书记额头冒汗,真感到有些下不来台。其实,廖俊波不仅是一次对干部领导们进行拷问,平日里谁要是打马虎眼是行不通的,所以大家凡向他汇报工作时,事先必定要做好功课,否则廖书记不仅是能问到点上,而且让你下不了台。

廖俊波认为:有时让干部下不来台,恰恰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站在台上,是对他们的关心与爱护。就像对待自己孩子的教育一样,恩与威、严与松,是缺一不可的,从来严是爱,松是害。他认为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缺点,包括自己也是,必须通过平时的严苛要求,才能进步,才能做好工作。

廖俊波常说:“如果盯着别人的缺点不放,就会给别人造成伤害,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关系肯定好不了,这不是君子待人处事之道。”为此,他对部下更多的是关心关爱,干部们也都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在政和主政期间,每年春节必要看望基层干部,登门给村干部们拜年。时任政和县长的黄爱华说:“廖俊波就欣赏实干的人,有两种人他是看不上的,一是闹不团结的人,二是不干事的人。”

所以,廖俊波对肯干工作、会干工作,能克服困难,主动做事的干部更是格外关心,处处让这些人感到光荣与自豪。

时任政和县委副书记的魏万进回忆起和廖俊波共事的情景,哽咽道:“省里支援我们县,送来一台崭新的迈腾车,本来是该给廖书记用的。他的车很破旧了,但却说,老魏的车更旧,坚持让我坐这辆车。他从来都是这样,什么好事都先想着别人,唯独忘了自己。”

南平市建阳区长魏敦盛,时任政和县常务副县长,亦是感慨万端:“廖俊波任县委书记时,每逢南平市领导来到政和,他经常地有意地中途借故离开一时半会,让一线干部有机会和上级领导面对面汇报工作。其用心良苦,目的是让其他干部多接触市领导,以利留下深刻的印象。”魏敦盛说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进入市领导视野,迅速成长为一名正处级干部。

廖俊波坚持干部在一线培养、一线考察、一线使用。

2011年以来,全县向重点一线选派干部230多名,这些干部在参与重大项目的同时,个人素质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2011年6月至2016年3月他在政和主政期间,提拔使用的128名干部,有七成来自重大项目、重点工作和基层一线。干部们的作风从琢磨人向琢磨事转变,从挖“战壕”防备人事,转为从怕啃‘硬骨头’变为争着上抢着干,当时在13个分线项目中负责的干部中,有3人提任为处级领导岗位,5人提任或转任为科级重要岗位。对此,廖俊波说:“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政和的干部相信:“廖俊波书记是将帅之才,不仅有改变政和面貌的雄才大略,而且是一个身先士卒的开路先锋。”他如同一个指挥作战的指挥员,调兵遣将,攻坚克难,成功的战役一场场地打响,堡垒一个个地攻下。他从最初的“政和太需要一场胜利了!”到后来则是政和需要百业振兴,齐头并进的局面,让百姓有一种实实在在的、摸得着、看得见、享受得到的获得感、幸福感。

廖俊波认为:为了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就要根据群众需求,突出重点、精准发力,加快教育、卫生与健康等社会事业发展,增强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性平衡性协调性。在夯实了政和经济发展基础的同时,廖俊波把精力放在了民生事业上。

首先是教育上,常言道: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当过教师的他深知教育对政和长久发展的重要性。然而,办教育必须要有钱,要有不少的钱,都靠国家财政拨款不现实。如何组织起惠及一代又一代人的教育基金,是廖俊波常思常想的一个问题。

但是,整个政和县的年财政收入只有1.6亿元,只能保证基本的教育投入,根本没有一点余钱设立基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办?有没有一种解决教育资金严重短缺的办法?

“有山必有路、有河必有渡、有困难就会有办法。”廖俊波又一次以此为自己加油打气。

一天下乡,在政和县石屯镇的石屯中学,他看到教学楼的墙上嵌着这样一块石碑:“石屯镇教育基金会出资芳名榜”。这个乡镇的民间教育基金会,又一次激起了廖俊波为教育经费短缺成立全县教育基金的念头。他责备自己,为何明明肯定这种做法,却又不敢为之,顾及说三道四、怕有风险,说到底是怕担责任,怕担当的表现。

他下决心抛却杂念,不再优柔寡断,要在全县推广民间教育基金会。这个想法得到了政和县领导层的通过与赞同,亦得到了许多热心教育的有识之士相助,取得到了令人欣喜的成效。政和县、乡、村三级共成立了13个教育基金会,募集资本金超过1亿元。

政和县教育基金会筹措的基金,全部用以奖励教学成绩突出的教师,奖励学业优异的学生,资助家境拮据的学生。在后来的五年,政和用这笔基金共发放奖金2800万元,惠及5000多名师生。对一个当时财政收入仅1.6亿元欠发达的县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由此,政和的教育事业大为提升。

钱真是不可缺的好东西,钱解决了不少的问题。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责任编辑:陈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