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之子 (连载 二十三)

2019-09-20 17:01:50 来源: 大武夷爱博诚信网投 作者:古道 若文

省委组织部的领导感到这次谈话很顺、很满意,亦对廖俊波执政政和县的前景充满了信心。时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后来是南平市委书记的袁毅说:“他工作过的地方,都是发展基础比较差、条件比较艰苦、矛盾问题比较多的地方,但是他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能够作出让大家信服的业绩。”

政和,相传县名因宋徽宗饮当地白茶容颜大悦而赐。山有豪放气,水亦不样声。流经政和城区的七星河,竟然一路向西。朱熹父亲入闽第一站就是政和,全家两度安居此地。其父在政和化民成俗 ,涵养教泽,创办了“云根”和“星溪”两座书院。其祖父、祖母百年都托付给这方山水,因此政和是朱子的孕育和过化之地。如此豪迈山水和人文历史,本应风云际会。然而正像所有拥有美好名称的县市,往往都是极度贫困的地方。名称好代表着人们的一种良好期盼。福建省第二大山脉鹫峰横贯政和全境,使其成为典型的二元地理,高山、半高山面积和人口占了全县三分之二,这片土地承受了过多的苦难。除了地震,几乎经历了所有自然灾害的袭击,风来了成灾,雨来了有害,没风没雨就有干旱,抑或冰雹,什么都没有时,莫名其妙地又会大火一场。上个世纪末县委主要领导不廉造成“塌方式”腐败,更使政和元气大伤,以至于民间流传不三不四的顺口溜:“打鸟打到天鹅,洗澡洗到黄河。聚亲聚到媒婆,当官当到政和。”县志载言:“政和,建下邑,僻居山陬。元明以来叠经重寇,地瘠而俗少华,寇重而文献之就衰者。”长期以来,贫困就像大山一样压在政和人肩上,饥饿的阴影始终笼罩着这片天空。解放初期,高山区、半高山区的大部分划入二区五区,所以“二五区”已成为贫困落后的代名词,虽然上下努力,政和有了长足进步,但全县经济发展排名一直名列全省倒数第一。大规模扶贫开发后,历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都挂点政和。一部政和的历史,就是当地人民与贫困和自己命运抗争的历史。

2011年6月21日,廖俊波正式到任政和县委书记一职。

面对政和县的现实情况与困境,廖俊波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他反复地问自己:“政和到底差距在哪里?”

来之前,他对政和的县域情况、经济发展状况,包括人文历史等做了一个大致的面上了解。说来并非老天不公,政和的自然资源十分丰富,是中国锥栗之乡、全国最大的白茶基地、福建省重点林区、茶叶基地县、茉莉花基地县,而且已形成了一定的规模。锥栗面积14万亩,规模全国第二;茶叶面积8万亩,位居全省第五;茉莉花面积已超过六千亩,规模全省第一。境内河流交错,土壤肥沃,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生态良好,有着得天独厚的茶叶生长地理气候条件,故,政和茶叶久负盛名,早在宋朝就成为著名的“北苑贡茶”重要产地之一。实事求是地说,政和的经济发展排在全省的倒数第一名,有点说不过去。

但是,制约政和发展的原因在哪里呢?突破口又在哪里?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廖俊波到任后,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与见解。他不发一言,潜水于深处,细细观察、条分缕析,足足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调研,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下乡村、到田头,进厂矿、访社区,把总面积1735平方公里的这块土地大致摸了个遍。

跟随他一起调研的县委办工作人员小心翼翼,不敢多作吭声,他们感觉到这个新来的县委书记脸色愈来愈难看。

然而,他们却是不知情,廖俊波的眼中看到的不完全都是负面的、消极的东西,政和没有像人们所描述的那么糟糕与无奈,他欣喜地看到政和有许多潜在的优势与前景。譬如:他看到了生态环境良好,旅游资源丰富的县境内,有华东地区最大的楠木林,一百多亩的山林内,生长着1000多棵稀罕的百年楠木;看到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地质公园——佛子山,看到了突兀着数十座形态各异的山峰,随处可见奇峰怪石、深壑幽谷、断崖绝壁、危崖悬洞;在深山幽谷中,看到了遍布着各种珍稀植物;看到了大大小小,足有6000丘的念山梯田;看到了洞宫山、水濂洞、白水洋。这些地方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政和一年四季,均有景色景地可让外地游客前来观赏。

但有着如此独特的旅游资源,丰富的农产品、竹制品等农业特色资源,为何就没有发展起来呢?廖俊波得出了其中两个最关键的制约原因:一是交通发展滞后,基础薄弱,灾害频仍,很难吸引客商投资,影响了政和的经济发展;二是人的主观能动性不足,丧失了对政和发展的信心。这是最根本的两个致命伤。

一路调研,一路思索,一路心得,一路信心。

(待续)

作者:□古道 若文

[责任编辑:陈泽宇]